永远的茶话会

【Kingsman】【Hartwin】触不可及 2

N就没更了,在成堆的论文中简短的摸个鱼.......

前文链接http://ljcain.lofter.com/post/34ed75_7205217

2.

天空被墨色渲染,今夜星光暗淡,淡淡的薄雾笼罩了整个城市。大部分人已经陷入了睡眠,而Harry的大宅里依旧灯火通明。

“所以Eggsy,你是不是还有什么忘了向我汇报?”Harry语气严肃,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椅子上的Eggsy,高大的身影将年轻人笼罩在阴影里。

梅林坐在吧台旁,看着这师徒两人对峙,淡定喝了一口咖啡,并不说话。

也怪不得Harry如此这番严肃。

下午的时候发生了一个神奇的小事故,Harry和Eggsy之间好像不能接触了。Harry还在震惊的当口,Eggsy的脸色却一下子苍白起来,然后撒腿就跑,留下Harry兀自一头雾水。

“呃,是省略了点。”Eggsy瞅着Harry的脸色有变得更加阴沉的趋势,识趣的补充道,“不是什么大事,我本来也不信的。就是这次去埃及的任务。我被目标的情人给诅咒了。”

“这么大的事你都不说?”Harry有些头疼。

“嘿,你们怎么一点也不震惊?”Eggsy惊讶的看着Harry和梅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拜托,现在可不是中世纪了,你们还相信有诅咒这回事?这种事难道不是听起来就是无稽之谈吗?”

“孩子,不要擅自对你不知道的事情下定义,”梅林晃了晃他的咖啡杯,“哈,我年轻的时候也和你一样,认为这些都是传说。结果……年轻人,你简直猜不到我们见到了什么。”

“见到了什么?”

“那是一场灾难,有人诅咒我们的王变成一个满脑子都是幻想的小女孩。”

“然后成功了?”

“呃,半成功了。”梅林推推眼镜。

“闭嘴梅林,你让我又想起了那个穿粉红连衣裙的亚瑟。”

“什么,前任亚瑟?顶着那张脸但是穿粉红连衣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Eggsy没有忍住爆笑,“那个自负的家伙?噢天哪,他一定想给每个看过他出丑的人来上一记失忆针。哈哈哈哈哈哈!”

“是的,但这很难做到,因为看过的人实在太多了。”梅林也露出了忍俊不禁的样子,“我们得庆幸Kingsman的裁缝能做出大号的洋装来。”

“为Kingsman 的裁缝干杯!”Eggsy举起用手模拟出一个杯子的样子,“那最后你们解决了没?”

“当然。只不过费了我们很大的力气。”Harry翘了翘嘴角。

“我真遗憾你们没留下当时的照片。哈哈哈哈哈哈。”

“好了,Eggsy,”Harry打断了Eggsy狂笑,“你看,有些东西你不知道并不代表它不存在。现在我们来说说你的诅咒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一提到这个,Eggsy又恢复到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了。

“Harry,别提这个了。我自己会想出解决办法的。”

“你自己会想出办法?”Harry提高了声量,他难得的有几分愠怒。Harry实在是被男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气到了,“你根本不清楚一个诅咒的严重性。而我们甚至都还不知道这个诅咒到底是什么!”

说罢,Harry眯起眼看向一脸苦相的Eggsy,“还是说你自己很清楚这个诅咒是怎么回事?”

Eggsy的脸都皱成一团了,他稍稍偏过头,不敢对上Harry的视线。这让他怎么说?说是不能碰到自己爱的人?那自己的心思岂不是一下就被Harry发现了?至于解决的办法?先不说那个下咒人现在是否还活着。就从另外的角度来看吧,如果按照这个诅咒的内容,他能碰触Harry的条件就是不再爱Harry。但是这怎么可能?

 

 

曾经Eggsy也是抱着一丝侥幸的。下午的时候,Eggsy在震惊后做出的第一个举动就是夺门而出。他快速的冲回了家里,给了妈妈和黛西一个拥抱,然后绝望的发现“不能碰触爱的人”中的“爱”指的就是浪漫意义上的那个。

“好吧好吧,我老实交代。”Eggsy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样子,“目标的情人在投河前给我下了诅咒,当时太乱了我也没听清具体的,反正就是不能碰触什么人,到底是什么人我也不确定。”

Harry蹙起了眉头,“Eggsy,到目前为止,你不能碰触的还有谁?”

“呃……”

为了避免被Harry怀疑,Eggsy想拎出最近都不会在的Roxy当挡箭牌,但是马上又把这个念头的火苗给熄灭了。上帝啊,在走廊的时候梅林看见他环着Roxy的肩膀了。

“目前为止,只有你。”好吧,还是老实说吧,反正Harry不一定揣测的出来。

“你的家人呢?”梅林问。

“可以。”

“其他的同事?”

“也可以。至少你和Roxy可以。”

“还有……”

“从我返程路上的机场工作人员到回到总部后的医疗人员,我统统可以碰到。”

“所以只有亚瑟?”梅林颇感有趣的挑了挑眉头。

“目前来说,是的。”Eggsy垮下来肩膀,“估计诅咒是不能碰触你的上司吧。”

Harry没有说话,反倒是梅林又再次开口,“为什么目标的情人会为了报复你,让你不能碰触你的上司?这不符合情理。”

“谁知道呢?也许是想让我的上司以为我讨厌他,甚至讨厌到都不愿意接触他。然后就可以……被降职?”Eggsy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太差劲的假设了。”

“嘿,谁知道呢?也许就是这么着嘛。毕竟Harry的特性就是我的直属上司嘛。”

“是吗?”梅林不置可否的笑笑。

“对啊,难道还有别的特性吗?”Eggsy感到自己的皮肤上冒出了薄薄的汗液。

“好了。”Harry出声拯救了紧张的Eggsy。

“诅咒的事情我会派人去寻找线索。Eggsy,在此之前,你自己不要胡乱尝试。”Harry踱了几步,“明天开始新任务,要一切小心。毕竟我们都不知道这个诅咒还有没有别的副作用。”

“好的长官!”Eggsy没想到Harry还会让他继续出任务,一时兴奋的站起来,然后不出意料的扯到了肩膀上的伤,青年不由得“嘶”了一声。

Harry下意识的伸出手,打算摸摸Eggsy的肩膀,但是手却被无形的阻力阻隔在Egssy肩膀外五厘米处。Harry有些不自在的放下了手臂,清了清嗓子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嘿,Harry,现在很晚了,明天一早还要出任务……”

“是的,如果你要回……”看着Eggsy一脸的期盼的样子,Harry转了话头,“如果你愿意的话,今晚可以在这里休息,明天我载你一起去学校。”

“哦,好的。”Eggsy悄悄在心里做了个握拳的动作。

Harry没有错过男孩眼睛里一闪而过的得逞表情,但是他没有点破,只是再度开口:“Eggsy,你的睡衣放在客房里。”

“我知道。”男孩向Harry和梅林做出晚安的手势,快步奔上了楼梯。

Harry看着Eggsy的背影消失在楼梯拐角,然后回过头来看他一直没说话的老友。

“亚瑟,你看这么晚了。我也…….”

“梅林,你又来凑什么热闹?”Harry揉揉额角。

“你还没听我说什么呢。”梅林不以为意。

“你的车停在院子里。路上注意安全。”

“嘿!你这是差别待遇。”

“我的客房没有打扫出那么多。而且你不是偏爱你的专属枕头吗?”

“嗯哼,常年就留着一间客房?”梅林揶揄的笑笑,但是也没有再调侃下去,他拿起大衣,踱向门口。

Harry把梅林送向大门。

“Harry,”梅林推开了门,但是又停驻了脚步“说真的,你信那诅咒是‘不能碰触你的上司’?”梅林的脸上别有深意,“不是我说,Eggsy撒谎的本领实在是太差。”梅林假装做出了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

“好了,不管诅咒的内容是什么,我们总会知道的。现在嘛,就让年轻人轻松一下吧。”Harry回忆起Eggsy刚才那副紧张的样子,无奈的摇摇头。

“你真应该照照镜子,你现在的表情…….”

“嗯?”

“太恶心了。”

评论(1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