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茶话会

【Kingsman】【Hartwin】触不可及 1

我知道我应该先把“礼物”那一篇结了,但是脑洞这事是不受我控制的......

这个梗是受到 @HEU無 姑娘AI 哈蛋的启发,碰不到对方什么的实在是太酸爽了

SUMMARY:Eggsy在一次任务中不幸受到了诅咒,而这个诅咒的内容是让他无法碰触Harry......可马上他们就要一起出一个任务了,除此之外还有别的不便......简单来说,这是一个无法触碰爱人的故事

TIP:本篇设定Harry吐便当并成为亚瑟,Eggsy成为加拉哈德,在开篇两人还没有开始恋爱关系。HE设定!

 

触不可及

 

楼道里铺着柔软的红色地毯,黑色的牛津鞋踩在上面悄无声息。

 步伐稳健的年轻人急匆匆的赶往Kingsman的会议室。

“兰斯洛特,等等我!”Eggsy小跑了几步,追上了楼道前方的身影。

“加拉哈德,”Kingsman里唯一的女骑士停下了脚步,金色的马尾在空气中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

 妆容精致的女性看着Eggsy,对方的额头上沾染着薄薄的一层汗液。Roxy挑了挑眉,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条手帕,“先擦擦你的汗。”

 “好心的女士,你永远那么善解人意”Eggsy接过了手帕,擦拭后放进了自己的裤兜里,“我洗好后还给你。”

 “跑得那么急?看来果然和梅林说的一样,每一任加拉哈德都有迟到的习惯。”女孩的语气里带了几分调侃,“啊哈,你连亚瑟的坏习惯也继承了。”

 “我明显和Harry不一样,我只是习惯准时到达。嘿,卡着点的意思不就是准时吗?”Eggsy故作夸张的摇摇头,逗着对面的女士露出一个笑容,然后两个人并肩往前走去。

“挪威怎么样?”

 “还不错,除了冷爆了这点。我的屁股简直都要被冻掉了。”

 “兰斯洛特,注意你的语言,你不是淑女来的?”Eggsy拿肘部顶了下Roxy的胳膊。

“淑女也是有屁股的”Roxy笑着拿肘部反击过去,“你呢,怎么样?充分享受了埃及的烈日?”

 “绝对是烈日”Eggsy咕哝,“我在埃及才算明白梅林为什么没有头发了,绝对是为了凉快!”

 “哈哈,你这么吐槽梅林好吗?不过艳阳天也是不错的。”

 “嗯哼,关键是我不仅享受了烈日,还享受了尼罗河的河水,”Eggsy头疼的揉揉额角,“那个军火商简直像个历史学家,我跟踪他参观了卢克索神庙和帝王谷,上帝啊,在那种地方我完全没法开枪。最后那家伙还很有情调的船游尼罗河,我终于找到机会在船上制服了他。”

 “让我猜猜,重点是你掉进河里了?”Roxy一脸肯定的样子。

“一个小意外。”Eggsy叹了口气

“知足吧,听说有一次凯在打斗中掉进了恒河。”

 “哦,那可真是……”Eggsy不由的打了个冷颤。

“嘿,不管怎么说,恭喜你顺利回来,Eggsy。”女孩再次停下了脚步,看了看Eggsy还粘着纱布的额角。她知道这趟任务并不像Eggsy说的那样轻描淡写,从埃及回来的加拉哈德在医疗部整整躺了一周。

Roxy给了男孩一个拥抱。

“你也是。见到你真高兴,Roxy。”Eggsy用手臂轻轻环上他的好朋友。

“好了骑士们,不要在这抒情了。你们是都想学习前任加拉哈德的不良习惯吗?”一双手分别搭在了两个人的肩膀上。

“嘿,梅林!真高兴见到你。”是军需官。

“我也很开心见到你们,”梅林的眼镜上闪过一道光,“加拉哈德,我刚刚好像听到你说对发型有什么偏好?你知道我其实不介意帮你修剪下的。”

 “不用了梅林,我觉得我现在这样刚刚好。”天,梅林对于头发的怨念原来这么深。

“是吗?”梅林推推眼镜,“如果你有需要的话随时可以到我耳边说。不过,”严肃的军需官难得的露出了一个微笑,“欢迎回来,骑士们。”



等三个人进到屋里时,大多数骑士均已到位了。除了他们的王和骑士凯。

 看着Harry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推门入座,梅林一脸无奈。

“亚瑟,你又迟到了。”

Harry点点头,“有点急事,下次会注意。”然后他的目光转移到了坐在旁边的Eggsy身上,一脸对他的出席毫不知情的样子。

Eggsy也很疑惑。Harry的表现很奇怪,他以为亚瑟早就知道诸位骑士是否会参与会议的。

“加拉哈德?”

 “咳咳,是的。加拉哈德自己强烈要求从医疗部提前出来,嗯,严格来说是偷跑出来的。”梅林解释道,然后悄悄的用口型对着亚瑟“所以刚才你扑空了。”

 “嗯?”Harry没有理会梅林的嘲笑,他本来打算在会议前再去探望一下Eggsy,但没想到人已经跑了。

 梅林在他的平板上摆弄了几下,弯起嘴角抱怨,“哈,外勤组的光荣传统,我已经习惯接到医疗部的投诉了。骑士们就是这么爱自作主张,真当自己是内裤外穿的那位吗?”

闻言,其余的骑士也笑的一脸讪讪,只有高文玩笑般的反驳,"法师,你不能侮辱一个绅士的着装品味。"

Harry藏在镜片后面的眼睛快速的对Eggsy全身上下进行了扫视,Eggsy局促的动了动,肩膀的地方有些不协调。

Harry目光在青年的额角和肩膀处停了一瞬。虽然还有负伤的痕迹,但看得出青年恢复得很好,现在已经一脸充满活力的样子了。

Eggsy看着Harry,目光充满了热度。他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没见到他的导师了。几天前他从任务中回来直接就被送进了医疗室,本来以为会等来对方的探视,却被告知Harry飞到法国去参加会议了。自从Harry“死”后,他还没有和Harry分别过太长时间。有时候Eggsy自己都惊讶于他对Harry的依恋之深,说真的,他又不是黏人的小孩子。好吧,也许是因为瓦伦丁那一枪在他眼眸中印下的烙印太深,才让Eggsy对失而复得的Harry如此患得患失。

Harry今天穿的是一件炭色的双排扣条纹西装,配着深色的条纹丝绸领带,如他第一出现在Eggsy面前的装束一样。不,算上小时候也许应该是第二次,Eggsy想起在警察局外Harry随意倚着墙的样子,嘴角微微翘起了一个弧度,他在心里默默赞了一下这个爱耍酷的老特工。

“抱歉各位,我迟到了。”Kay的影像终于出现。

“好了,人都齐了,那么开始会议。”梅林打断了Eggsy和Harry的视线交流。

 骑士们戴上眼镜。

 今天的议题很简单,汇报各自手头的任务和领取新任务。新任务有两个,护送某国公主去中东访问和一个有关病毒的新事件。

 新事件概括来说,就是一个疯狂科学家研制了一种新型病毒,经这种病毒感染后,85%的人将会在24小时内死亡,可谓杀伤力巨大。病毒标本虽然已经被销毁,科学家也已经畏罪自杀,但病毒的实验数据还留在科学家生前任教的大学里,科学家在死前被并没有说明将文件留在何处。Kingsman需要在不惊动其他方的前提下,进入学校找到这份数据并销毁它。

 简单来说就是找东西?Eggsy对于这项任务没有特别大的兴趣。

 自从瓦伦丁死后,虽然没再出现什么反人类的大坏蛋,但考虑到Eggsy他们把包括本国在内的各国政要和精英们都放了烟花,Kingsman的善后工作可谓是长路漫漫。
 从Harry“死掉”到Harry被治疗好,中间隔了一年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Eggsy和他的同事们都在为肃清Kingsman内部和拯救世界做努力,接受了无数的严峻任务。Eggsy喜欢那些刺激肾上腺素的任务,这让他血液沸腾,没有时间去想念死掉的Harry。可再刺激的旅行终究要有结束的时候,当Eggsy回到伦敦的大宅,他不得不去重新面对Harry Hart的离开。

 但上帝偏爱这个年轻人。



“本次任务这样分配,兰斯洛特陪伴公主去中东。”Harry的声音打断了Eggsy的回忆。“加拉哈德扮作交换生进入学校,尽快找到实验数据。”

 “我?”

 “对,年轻人。你觉得我们扮学生有人信吗?”高文眨了眨眼睛示意。

“为什么不是兰斯洛特?我觉得我更适合去中东的那个。”

 “我也喜欢学校那个,可惜那是我的母校。”Roxy努努嘴。

“另外,我也将会进入学校作为后援。”Harry漫不经心的吐出这句话,然后将视线转向年轻的的骑士,“有问题吗加拉哈德?”

 “噢,哦,没了。”Eggsy舔了舔嘴唇。


 会议很快结束了,骑士们关闭影像,各自去领取新任务。

Roxy也要去准备行李了,可怜的姑娘一个小时后就要出发。

 临走前,Roxy和Eggsy做了一个一点也不绅士的击掌。

“祝好运,女孩!”

 “你也是,Eggsy。”Roxy别有深意的笑了笑,然后示意Eggsy转头看向背后,自己潇洒的离开了。

Eggsy看着走向自己的Harry。阳光被窗户筛成了一缕缕的细纱,笼罩在年长绅士的身上。几缕金色铺过发丝,沿着脸颊而下,淡化了锐利的轮廓,为对方平添了几份柔和。

“Harry。”Eggsy还是喜欢在非会议的情况下直呼长者的姓名。

“Eggsy,”Harry看Eggsy又不自觉的露出了狗狗眼,不禁失笑,“嗯,擅自出院?”

 “噢 ,我明明都好的差不多了。”

 “医疗部的同事比你更能判断你的情况,”Harry不赞同的皱了皱眉。

“但是我很想见你……和大家,”Eggsy的语气不是那么坦然。

“什么时候见都来得及。”

Eggsy转转眼睛,“你今天迟到是因为去医疗部了?”

 “……”

 “所以你也想见我?”

 “那也不是你偷跑的理由。”

 “哦,得了吧,你也知道如果问题真的很大,梅林就先把我拦下来了。”Eggsy不以为然,“好了,现在是不是应该按惯例先给你的学徒一个拥抱?”Eggsy踏前一步。



 说到拥抱这个惯例,还要追溯到Harry刚刚回来的时候。

 彼时,Eggsy刚刚从一系列的生死任务中回来,一到伦敦他就直奔Harry的旧宅。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也许是因为他这次解救出来的著名影星和Harry长得太过相似,所以他才从心底把那个刻意遗忘的影子挖了出来。

 他很想见Harry,想告诉他自己照他期待的那样成为了一个出色的Kingsman,想告诉他自己可以成为他的骄傲。但那个人已经不在了,只有一座旧宅可以让Eggsy偷一缕回忆来疗伤。

 当Eggsy推开Harry旧宅的门时,(是的,Eggsy管梅林要了这的权限)本来以为会看到一片空寂,但出现在他视线里的却是那个穿着熟悉红色浴袍的长者。

Eggsy呆住了。

 天杀的Harry看起来一点也不惊讶,竟然还有余暇指出Eggsy的礼仪缺失,“又不敲门?Eggsy。”

而Eggsy竟然也傻傻的回到,“我有权限,不是闯空门。”

Harry的手里还拿着一杯马提尼,他啜了一口,然后道:“过来,Eggsy。”

Eggsy觉得自己好像突然变成了刚刚学步的儿童,一路磕绊着步子走向前去。Harry没有动,而Eggsy走到离Harry一米处的地方突然停下了,他眨眨眼,怕是自己劳累过度出现了幻觉。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Eggsy用眼光近似贪婪的在Harry身上逡巡,Harry没什么变化,除了额头上留下的一个小小疤痕。

 与此同时,Harry也在看Eggsy,在他缺席的一年中,这个男孩已经成长为一只小豹子。

“Eggsy,这套衣服果然很适合你。”

Eggsy愣住了,他身上穿的正是Harry带他定制的那套衣服,他的第一套西装。而他本以为Harry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穿上它的样子了。一时间,Eggsy感到左胸处的血液顺着脉络急速而上,冲到了他的脑子里。Eggsy不管不顾的向Harry扑了上去,甚至撞掉了Harry的酒杯。

 酒杯掉在地毯上发出轻微的响声,但是Harry没有去管,他用双手接住了男孩,环抱住了激动的对方,“Eggsy,我回来了。”Harry在Eggsy的耳边说道,“还有,对不起。”

之后,等两个人能心平气和的坐下聊聊事情始末时,Eggsy终于吐露了自己的不安。

“Harry,刚才你真的吓到我了。我还以为我最终还是得了妄想症,出现了幻觉。晚上梦到你还不够,白天也看见你,那就真的疯了。”

Harry感到苦涩泛上了喉头。

“不过,当我抱上去的时候,就知道你是真的了。”Eggsy不好意思的笑笑,“说真的,如果每次任务完都有这么一个拥抱就好了。”

 “好的。”看着Eggsy讶异的样子,Harry继续说道,“如果拥抱能让你觉得好点的话。”


于是之后,拥抱就成为了Eggsy出任务归来的惯例。梅林曾经吐槽过他们,但是两个人依旧我行我素。

 现在,Harry正向Eggsy微微摊开手臂,Eggsy咧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也张开手臂,向Harry的臂弯中靠去,但……

Eggsy发现自己碰不到Harry了,准确来说,他被无形的隔离在Harry的五厘米之外。

 仿佛有一层透明的防护墙隔开了他和Harry。

Eggsy再往前试着探手臂,但依旧只能停留在Harry身躯的五厘米之外。

Harry也发现了不对,他微微睁大了眼睛。

 而Eggsy在惊诧后马上陷入了疯狂的回忆。

 片刻后,Eggsy忍不住的吐了一句脏话,“我X,这诅咒竟然是真的!”

青年记起他把军火大鳄的尸体从河里捞到船上时,男人的情妇趴在那具已经模糊的尸体上哭泣,然后颤颤巍巍的抬起头看向自己。埃及女郎绿色的眼睛里充满着冰冷的恨意,她用已经嘶哑的声音念叨了什么,然后带着男人的尸体投河了。

Eggsy没来的及拉住对方。
 他没听清对方念的是什么,只大致听到了几个单词,

“诅咒”“无法碰触”“最爱”“那个人”之类的。

 现在看来,那可能是个带有复仇意义的诅咒,Eggsy一脸苦相的想。
 那句话嘛,大概就是“无法碰触你最爱的人”了…… 

评论(12)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