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茶话会

【Kingsman】【Hartwin】礼物还是恶作剧?5.19更新倒数第二章(甜度调高)

本章先打个广告:

拔牙哪里好?Kingsman里Harry找,不要998,只要9.8!

 

镜子里面是一个落拓里混杂着随性的男人。 

 

象牙色的灯笼袖褶皱衬衫松松垮垮的罩在他身上,一件裹身长马甲勾勒出腰部纤细的弧度,有力的双腿藏在松身马裤里,麂皮直筒翻边长靴修饰出男人小腿的结实轮廓。曾被打理的一丝不苟的金棕色发丝被刻意揉乱,一顶装饰着彩色珠子和骷髅图案的三角帽斜斜的覆在上面。黑色眼罩遮住了一只眼睛,只剩下另一泓绿波留给有心人窥探。

 

Eggsy对着镜子自我打量,半晌后把衬衫的扣子又解开了几颗,隐隐露出健硕的胸部肌肉来。完美!Eggsy勾起了嘴唇,这样看起来终于像一个浪迹天涯的海盗了。

 

今晚是一个全员参加的换装舞会,在登船前所有宾客已被告知可自行带上服装。Eggsy在考虑后决定把自己扮成一个酷呆了的海盗。“砰!”他用右手做出枪的样子瞄向镜子里的人,潇洒的吹了个口哨。海盗,多适合他啊,毕竟他和Harry是注定要“劫持”这条船的男人。

 

Eggsy来到宴会厅时,舞会才刚刚开始。他没有着急踏进舞池,而是举着一杯红酒悠闲地站在旁边。他一边用目光逡巡全场寻找怀特的踪迹,一边找些轻松的话题和身边打扮成阿拉伯公主的女士聊天。年轻的女郎被这个海盗不羁的外表所吸引,也被他的妙语连珠逗得连连发笑。她主动递出手,邀请对方和自己跳一支舞。

 

拒绝一位淑女是不绅士的。“我的荣幸,美丽的小姐。”Eggsy握住了女郎的手,带着对方滑入了舞池。

 

这是一曲华尔兹,Eggsy的思维跑向了他刚学跳舞的时候。他的手臂轻轻圈住罗克茜的腰,在一间足够宽敞的屋子里练习,而Harry就靠在布满阳光的墙壁上,默默的看着他的学徒。前进、后退、旋转,他的脑子里循环着舞步,而他的心里却全是他的导师。年长者的视线仿佛无处不在,如同热源般灼烧着青年的皮肤,在Eggsy的耳后留下一小片薄汗。借着一个旋转,罗克茜悄悄地在他耳际提示“Eggsy,你再这样僵硬下去,我都以为是在和一个机器人跳舞了。”

 

那是一段青涩里透着甜蜜的练舞时光,而现在Eggsy对跳舞已经是游刃有余了。乐曲落下最后一个音符,Eggsy在女士的手背上绅士的留下一吻,退出了舞池。Eggs调整了一下眼罩,找了个不起眼的位置静静地看着舞池里的一切。他扬扬手,呼唤侍者来一杯酒,但旁边的一只手却更快的递上了一杯白兰地。

 

“加勒海盗先生,你是来打劫我的船吗?”

 

“是来自英格兰的海盗。”Eggsy欣然的从怀特手里接过酒,呷了一口,“晚上好,怀特爵士。”

 

“跳的不错。”

 

“谢谢。”Eggsy腼腆的笑了一下,好似被取悦到了。

 

“怎么不再跳了?”

 

“哦,不了。反正我不是女士们最爱的那个。”Eggsy努努嘴,做出一副受到打击的表情。

 

怀特看向舞池,一对舞伴正在翩翩起舞,而其中那位男士更是吸引了几乎全场女士的目光。

 

那位男士身姿挺拔,他身着黑色的天鹅绒燕尾式礼服,内衬缎子质地的金绿色西服背心,繁复的领巾遮盖了他的颈部,复古的七分裤与长袜修饰出优美和富有力度的男性线条。这位古典绅士没有带面具,平时不苟言笑的脸依然像大理石雕像一般完美而冷淡,只有棕色的眼睛中透出几分星星点点的柔和。

 

“哦,原来是Mr Darcy。”

 

“什么?”

 

“Harry Hart。从学生时代起他就被女士们称为Mr Darcy了。他那种彬彬有礼又高傲的样子活像奥斯汀小说里走出来的大众情人。”

 

“Harry竟然是大众情人型的?”

 

“哼,也许人们就愿意吃冷冰冰贵族的那一套呢。”怀特戏谑一笑,“怎么?被他抛弃了?”

 

“何出此言呢爵士?”Eggsy一瞬间握紧了杯子。

 

“别急着否认男孩,你看他的眼神实在很难让人忽略。”

 

Eggsy心里暗骂自己的不够专业。他正想开口把这个话题圆过去,怀特却已经自顾自的按上他的肩膀,率先张嘴了。

 

“伤心了,小家伙?傲慢的Mr Darcy喜新厌旧的速度不是你能想象的。他带你来宴会令你欣喜若狂了?不过是他的心血来潮罢了。”怀特的手顺着Eggsy的背部线条慢慢滑动,“记得我和你说的话吗?也许你该换个新的高尔夫教练了。”

 

哦操,怀特以为Harry是自己的Sugar daddy。不过这也许是个好机会。”

 

怀特还在说“我能比他给你的更多。我说过我对绿眼睛年轻人特别的有耐心。”

 

“爵士,那你的球打得怎么样?”Eggsy舔舔嘴唇。

 

“嗯哼,不如你亲自来试试?”怀特的手滑到Eggsy的臀部,暗示性的捏了一下,“十分钟后,我的房间见?”

 

与其拿到房卡,倒不如直接进到房间里。Eggsy心下拿定了主意,他慢慢的倾身靠向怀特,却又在快贴上的时候抽身而退,“那就晚点见,爵士。”

 

“我很期待,年轻人。”怀特恋恋不舍的把手从Eggsy的臀部撤开,心满意足的走了。

 

“加拉哈德。”

 

“操!Harry,你走路都没有声音吗?”Eggsy抱怨道,他还在消除自己身上的恶心感,等完成任务他一定要狠狠的揍那老色狼一顿。

 

“礼仪,加拉哈德。”

 

“好吧。那么达西先生,怎么不跳舞了。”

 

“达西先生?”

 

“全场女士的梦中情人。”Eggsy促狭的看着他。

 

“加拉哈德,”Harry挑挑眉,“你知道我跳舞的同时在接收梅林的信号。”

 

是的,Eggsy当然知道在这艘破船上,宴会厅是信号最好的地方。但这不代表他就不能小小的吃个醋了。

 

“另外,我想我给你的任务只是拿到房卡,剩下的由我来搞定。”

 

“嘿,你是亚瑟,我才是加拉哈德。”

 

“所以你才更应该听从指令。”

 

“难道随机应变不是Kingsman的一个重要特质吗?”Eggsy反问。

 

“这不是你不听从指令的理由。而且比起你来,我更了解怀特。”

 

“得了吧Harry,就算你再了解他,你也知道进到他房间是个好办法。”

 

“好吧。”Harry Hart 竟然也有泄气的表情,Eggsy提醒自己一定要记下来。

 

“记住,找到芯片就好。另外根据梅林刚刚的线索,他身上还有一个用来联络同伙的微型信号接收器,找出来,毁掉它。”

 

“放心吧Harry,我会让怀特有个难忘的夜晚的。”Eggsy点了点自己的三角帽。

 

“最后,”Harry犹豫了一下叫住了转身欲走的青年“Eggsy,注意安全。”

 

 

 

“晚上好,船长先生。”怀特打开门,绿眼睛的男孩拿着一瓶酒倚在门口。

 

“晚上好小海盗”怀特搂住Eggsy的腰把他拖进了房间。

 

半个小时后,经过喝酒谈心的铺垫,怀特终于按捺不住的打算进入正题。Eggsy懒洋洋的躺在床上,无聊的看着怀特一件一件的脱衣服。

 

“Eggsy,现在击倒他。”微型耳机里传来Harry的声音。

 

“还不到时候。”Eggsy小声回复,他眯着眼打量着全身只剩下睡袍的男人。

 

“嗯,不摘下你的手表?” 

 

“怕划到皮肤?”怀特不怀好意的笑笑,“放心,我会很小心。”

 

“嗯哼,只是不希望热情正酣的时候突然被冰一下,万一软了都是你的错。”

 

“我会让你注意不到它有多冰的,别管这块表了,它对我很特殊。”

 

“不会是你父亲的遗物吧?”

 

“好奇心杀死猫,男孩。” 怀特的脸露出了几分阴沉。

 

“我只是觉得戴着你父亲的遗物约炮比较……呃,就像上床时被家里人围观一样可怕。”

 

“丰富的想象力,不过不是。”怀特露出一个瘆人的笑容来,“不要问你不需要知道的事。”

 

“好吧,”Eggsy嘲笑道,“只是没想到你上床还需要计时。也许老男人都这样?”

 

“男孩,你会为你的嘲笑付出代价。”怀特捏住Eggsy的下巴吻了上去。

 

“Eggsy!”耳机里Harry的声音愈发暴躁。

 

“我会让你知道我和Harry到底谁更强一点。”怀特向Eggsy的脖子下面吻去。

 

“你和Harry?”Eggsy呻吟着把手向怀特的颈部绕去,然后…….猛地在侧面动脉上切了一记手刀。

 

怀特软塌塌的倒在他身上不动了,Eggsy接着说,“当然是Harry更好。”

 

Eggsy把身上的人推开,光着脚走到了屋子的暗柜前,他轻松的找到了机关,从里面拿出了一台笔记本。Eggsy把U盘插了进去,等待程序自己运行。Eggsy调整了一下耳机,同时连接到Harry和梅林的频道。

 

半响后,梅林的声音传来。

 

“加拉哈德,不是这个。”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挫败,“这里面是他的黑钱账户,虽然也有用,但不是我们要的那个。加拉哈德,再找找他贴身的东西,他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随意留在房间里。” 

 

贴身的?Eggsy仔细回想了一下,然后灵光一闪。他快步走向昏迷在床的怀特,却突然听到一个怯生生的声音。

 

“打扰了,先生。”

 

Eggsy迅速回过头,一位年轻的游轮服务员正手足无措的站在门口。

 

Eggsy松了一口气,他站起身走向门口。“什么事,美人?”他用了自己最轻佻的语气。

 

女孩看着好像刚打完一炮的Eggsy,羞的脸上通红,“是这样的,这是怀特先生点的红酒。”女孩举着起托盘示意。

 

“哦,他累的睡着了。”Eggsy慵懒的一笑,“你懂的。”他用手轻点自己的嘴唇。

 

女孩的眼睛不好意思乱看,只得直视地面,“呃,他现在不方便?”

 

“显而易见。”

 

 “噢,那请您签收下就好”女孩把酒递给Eggsy,顺便把单子递给他签字。

 

“自己包的船也要签字啊”Eggsy嘟囔着拿起笔,突然感到一股凉。不对,他进来的时候关了门,一个服务员是怎么进来的?

 

Eggsy猛地抬起头,但是太晚了,一个黑洞洞的枪口从托盘下露了出来。

 

“砰!”装了消音器的手枪发出轻微的声音。

 

女服务员双目大睁的向前倒了下去,露出了她身后的人,Harry Hart。

 

“哦,我……呼,Harry。”

 

“你大意了,加拉哈德。”Harry挑挑眉,收起了手里的枪。他才不会承认刚才自己的心脏也好像被吓停了呢。

 

Eggsy把门口的服务员拖进室内,然后反手锁上了门。

 

“Harry,我怀疑芯片在手表里。”

 

“我知道。”Harry摘下怀特的手表,快速的进行拆卸,“怀特自诩为一个极端讲究的绅士,习惯在不同的场合佩戴不同的手表。而他在正式晚宴、高尔夫场、变装舞会,甚至上床时,”Harry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显得不太自在的Eggsy,“都戴着同一块宝珀,这对他来说可不寻常。”Harry用镊子取下芯片。

 

Eggsy无奈的叹口气,“好吧,你早看穿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也是最后的……才确定的。”Harry脸上难得的有几分尴尬,但片刻后又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染上了几丝恼怒,“还有,加拉哈德,我认为你迷惑怀特的任务不需要做到那个地步。”

 

“天,求你了Harry,别提了,我可不想回忆起那段。”Eggsy插着双臂做出一副苦瓜脸,想想怀特在他脖子上啃来啃去,就让他鸡皮疙瘩起来了。

 

Harry看看Eggsy确实一脸的生无可恋,便暂时放过了这个话题,不过留在Eggsy脖子上的痕迹还是很碍眼。

 

“嘿,Harry,”Eggsy靠了过来,“也许你是先比我找到芯片在哪,但是我发现了那个微型信号器。”

 

“嗯?”

 

“在他的牙齿里。”Eggsy用手掰住怀特的下巴,露出了里面一颗镶钻的牙齿,“我本来以为只是普通的牙饰,但不对。”Eggsy瞅了瞅停下了动作的Harry,“呃,接吻的时候发现触感不对。”

 

“很好。”Harry的声音很平静,“现在我们需要把他的牙齿取下来。”Harry给怀特补了一剂昏迷针,“防止他中途醒过来。”

 

Eggsy还没来得及问为什么要补针,就听“咔嚓”一声,Harry干净利落的卸掉了怀特的下巴。

 

“这样比较容易拔,”Harry一边解释一边从晚礼服里掏出一个烟盒样的工具盒,依旧是一副优雅的绅士模样。

 

“Harry,你之前给人拔过牙?”Eggsy看着Harry在工具里挑挑拣拣,最后选择了一把微型工具钳。

 

“没有,所以为了防止意外,我需要先随便找几颗实验一下。”Harry一脸阴沉的将钳子伸向怀特的门牙。

 

“……”Eggsy想起自己小时候拔智齿的白色噩梦,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两分钟后,Eggsy拿着从怀特牙齿里找出的信号器,看着Harry坐在电脑旁一脸若无其事的将芯片里的信息传给梅林。

 

地上躺着的怀特失去了包括门牙在内的八颗牙齿。看着他满口的血,Eggsy啧啧感叹:“Kingsman出品的昏迷针质量就是好,这么折腾都没醒。”

 

“你回去可以好好的赞美一下梅林。”Harry的声音里也带着几分笑意。

 

Eggsy快手快脚的把怀特绑起来扔到了浴室,而这时Harry也顺利完成了资料的传送。

 

Eggsy拍拍手,踱到了Harry的椅背后“顺利完成任务?”

 

Harry抬手把Eggsy凌乱的褶皱衬衫拉好,“准确的说,等到明早顺利上岸交接后才算完成。”

 

“但那也意味着我们现在可以稍稍放松一下了。”Eggsy耸耸肩,“可惜这个家伙毁了我的狂欢夜,我还是第一次在游轮上参加变装舞会呢,却只跟一位淑女跳了舞。”

 

“你很想去跳舞?”

 

“嗯哼,是的,不过比起和小姐们,”Eggsy咧出一个大大的弧度,“我更想和整场舞会上最闪耀的Mr Darcy共舞一曲。”他目带挑衅的看向Harry,等待Harry头疼的说出那句“不行,Eggsy”。

 

“好吧,Eggsy,跟我来。”

 

“开个玩……等等,什么?”Eggsy瞪大眼睛,怀疑自己幻听了。

 

Harry慢条斯理的整理好身上的礼服,一手搭在门把上,然后轻挑眉头,“Eggsy,我不知道你年纪轻轻耳朵就已经不好使了。还是说你只是随便说说?”

 

“谁说的,我当然是认真的。”Eggsy跟了上去,赶在Harry前面出了门。

 

 

 

Eggsy和Harry没有再回到宴会厅,他们选择了空无一人的船头甲板。

 

“Eggsy,”Harry搂着Eggsy柔韧的腰,“你在舞会上也这么僵硬?”

 

Eggsy涨红着脸,好像又回到了自己刚学跳舞的时候。

 

“放松Eggsy,调整你的呼吸和脚步。”

 

“我也想放松,可我平常又不跳女步。”Eggsy咬牙。

 

至于为什么不是Harry来跳女步?哦,不公平的上天,谁叫他比Harry矮呢。

 

Harry失笑,他轻轻摇头,不再说话,带着Eggsy在甲板上划出一圈又一圈的优美轨迹。

 

月亮的清辉布满了轮船的每一寸肌肤,装饰出了一个梦幻般的舞池。这舞池是寂静的,唯有海浪组建的乐队在击打节拍。夜空浩瀚,蓝丝绒的幕布上,无数颗闪耀的星辰凝视着翩然起舞的人。

 

他们贴进,直到足以感受到彼此疯狂跃动的心跳;而后他们拉开,直到对失去对方皮肤的温度而感到怅然若失。他们相拥,他们分开,他们若即若离。他们如同海洋般沉默,只有舞步无声诉说着他们的默契。

 

再一个旋转,舞步戛然而止,Eggsy和Harry不知何时起已足够贴近,近到能够强烈地感受到彼此的气息。Harry凝视了Eggsy一阵,然后拉开了这几英寸的距离,他放开手退后几步,脸庞逐渐隐入到阴影里。

 

“Harry!”Eggsy感到今晚喝的酒水现在终于顺着血液涌上头部了,他拽住了Harry的手,拉着对方大步绕过地面上绳子,来到游轮的船头。

 

“Eggsy?”

 

男孩握上冰冷的栏杆,并没有回头看Harry,他身体前倾,听着轮船破浪的声音。

 

Harry也没有动,他静静地站着,欣赏月光下男孩的侧脸。这个男孩他看了那么久,从稚气孩童到沉稳青年。Harry看他脸部的圆润线条被坚毅所替代,看他的臂膀由单薄变坚实,看他失落的双眼里重新填满希望的光芒。Harry看他一路跌跌撞撞,终于跨越了二十年的时光来到自己面前。

 

我爱你,但什么也不说,

 

只看你在对面微笑。

 

我爱你,只有我自己知晓,

 

无需了解你对我的想法。*1

 

对于这个自己一直看着的孩子,Harry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动的心。但是他曾经认为这无关紧要。是的,Harry Hart爱这个男孩,但他爱的方式是无声的保护、是暗中的引导。他可以用心为Eggsy铺成阶梯,而不索取任何回报。

 

我发誓 : 我爱着你,

 

虽不怀抱任何希望,但幸福并非虚妄。

 

只要能够见到你,我已心满意足。

 

这一切就已足够。*2

 

是的,这一切已足够。Harry闭上了眼,这就是他曾经想的。但也许…….

 

Eggsy突然开了口,“嘿Harry,你知道吗?我曾经有一个梦想,就是像Jack和Rose一样,在游轮上来一次船头相拥。”

 

“……你现在也可以带着你喜欢的姑娘做这个。”

 

“不Harry,”Eggsy笑了,“我想说的是,我对这种浪漫的向往是因为很喜欢电影的女主角。”他的语气显得异常的轻快,“不仅因为凯特·温斯莱特真的很漂亮。你知道,Rose在爱人死后独自完成了曾约定的一切,充实的度过了一生。”

 

“那是个勇敢的女孩。”Harry想起了电影里同样拥有绿色眼眸的姑娘。

 

“而你觉得我做不到这些?”海风撩拨着Eggsy的衬衫,他的袖子被风吹的鼓起来。

 

“不,不只因为这个。”Harry终于明白了Eggsy的用意,他苦笑,放弃了一直以来的坚硬姿态,第一次剖开自己的心:“Eggsy,我知道你一直很介意我为什么没有在“复活”后就来找你,而是拖了那么久才出现。但我没有办法,在教堂事件的整整一年后,我才通过心理评估,得以重新返回Kingsman。而在这之前,我抑制不住自己的暴力倾向,甚至渴望杀戮。被噩梦萦绕的不只是你,我夜夜都梦见肯塔基的尸横遍野,妇人、老人…..他们全部死在我的伞下,而在最可怕的梦里,我看见自己亲手杀了你。”

 

Harry坚毅的脸在月光下如同大理石雕像般优美而坚不可摧,只有Eggsy能从那干涩的声音里窥视到雕像下逐渐开裂的缝隙。

 

“瓦伦丁是个引子,他释放了我内心的黑暗面。Eggsy,Harry Hart从来都不是那个圣洁骑士加拉哈德,他是一个双手沾满无辜之人鲜血的凶手,也是一个未来可能失控的疯子。我从来都不是你想象中完美的情人。早已腐朽的土地上难以有花朵成活。而你,如此鲜活的生命,怎能消耗在这片沉寂的墓地上?”

 

“Harry,”Eggsy绿色的眼睛里盛满了痛苦,“你以为我要的是个圣人?不,我只是要Harry Hart而已,就算那家伙是个混蛋也一样。你当然不是完美的,但我也不是纯洁无暇的小男孩。为了拯救世界杀戮或者被杀,从迈进Kingsman的大门起,我就接受了这样的命运。”

 

Eggsy从栏杆上跳下来,张扬的样子就像一个真正的海盗:“我爱全部的Harry Hart,包括站在阴影里的那部分。Harry,我想站在你身边。我将成为你的闸门,永远不会让你堕入罪恶。”

 

“也许我会伤害你”

 

“那么就来试试吧。我可是你的续任者。”

 

“真是执迷不悟。”Harry走向Eggsy,琥珀色的双眼里闪烁着莫名的光芒:“男孩,我愿把整座花园献给你,你却偏偏选择这荒芜的野地。”

 

“你不是早就知道我有多固执了吗?”Eggsy年轻的面孔在海风的吹拂下是如此耀眼,他凑近Harry的耳边轻声倾诉:“我的王,让我继续为你而歌,当夜鹰与金莺收敛了歌喉;请允许我为你绽放,我将越过墓地,一路播撒我的花朵。”*3

 

Eggsy抬起头深深地看了一眼Harry,他等待着。 

 

而这次他没有失望。

 

Harry抬手拨开了他额上被吹乱的发丝,拇指轻轻地滑落到他的脸颊,“一朵飞翔的花,早已改变了我生活的颜色。”*4

 

这一回的吻与上次不同,如果说上回是两个人气疯了的撕咬,那么这回就是甜蜜的缠绵。

 

Eggsy的手指紧紧陷入到Harry的礼服中,揉出一道道褶皱。他再次体会到他跟Harry的身高差距,他整个人都要陷入Harry的怀里了。Eggsy从没想过自己会因为一个吻而手脚发软,这与公主曾经给他感谢吻不一样,Harry的吻里面充满了占有欲。一开始这个吻缓慢而亲昵,Harry小心翼翼的舔过他的牙齿,与他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就像对待宝物一样的细致,但接著这个绵长的吻逐渐变得激烈起来,越来越大的力度诉说着两个人对彼此强烈的渴求。

 

“呼吸,Eggsy”Harry的手放在青年的脖子上,手指轻轻的在上面画圈。

 

“Harry,”Eggsy舔了舔湿润的嘴唇,感到意犹未尽。

 

但是耳机里传来的声音让他迅速进入到工作状态。

 

“绅士们,很不幸。你们还有一紧急任务要完成。”梅林坐在总部的监控室里,尽量忽视耳机中令人遐想的换气声。他心里默默感谢上苍,幸好这次的换装舞会令亚瑟和加拉哈德都没法戴眼镜,这可真是太好了。

 

 

 

P.S 这章就是甜甜甜,但其实…….任务还没完。下章就是任务结一下,婚也结一下~

 

*1*2选自缪塞的《雏菊》

 

*3选自狄金森《请允许我成为你的夏季》

 

*4 改自布洛克的《蝴蝶》

 

 

评论(18)

热度(74)

  1. 坐看云澜永远的茶话会 转载了此文字
    我的后槽牙好痛😱😱 这么文艺地谈恋爱 感觉回到了初中和高中。。。(暴露年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