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茶话会

【Kingsman】【Hartwin】礼物还是恶作剧?5.14更新下(依旧未完)

各位小伙伴请不要纠结分章,拖沓症星人已弃疗,本来说好的上中下已经彻底混乱。

以下更新:

梅林打开了大屏幕。

“这是近来接连发生的杀人案件现场照片。经过调查,所有受害者均为来自贫民区的流浪汉和儿童,他们的共同点是衣着整洁,但重要器官被摘取一空,基本可以确认是有组织的盗取器官杀人案件。”

屏幕正好在显示一具从池塘里捞出来的尸体。以身量来看,这还是一个少年。他的脸已经严重浮肿变形,头部上方有被击打的淤青,双眼的位置只剩下两个空荡荡的黑洞,头发被剃光,可用器官全部被摘取,整个身体只剩下了空空的驱壳。

Eggsy忍不住的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操,这帮畜生。”

“最近苏格兰场在案件侦破上有了重大进展,他们抓住了一个嫌犯,他交代出他背后是一个庞大的地下器官买卖组织。这个组织脉络复杂,牵扯到了一些“大人物”。其中,艾伦.怀特爵士是重要人物之一。”梅林放出了一个中年绅士的照片,他停下来看了看Harry,“亚瑟,我记得他还是你的大学同学?”

Harry脸色阴沉,用手指推了下眼镜:“没错,我还记得他。一个偏激的血统论者。”

照片上的中年男人脸色苍白,一头整齐的黑发向后梳着,一缕碎发不听话的滑落到额前。一双淡蓝色的眼睛微微上挑,眼角边有岁月留下的细细纹路。他鼻梁高挺,棱廓分明的嘴唇上留着两撇小胡子。怀特男爵看起来有些高傲,但光从面相上一点也看不出是个穷凶极恶的人。

不过瓦伦丁长得还不像一个毁灭世界的疯子呢,Eggsy腹诽,说他是RAP界的天王倒是有人会信。

“怀特手里拿着有组织重要信息的芯片,其中包括全部成员的名单。我们必须要搞到这个。”梅林神情严肃,“怀特是只老狐狸,芯片从不离身,我们之前的几次尝试都失败了。现在终于有了一个好机会,这位爵士近期要举办一场宴会来庆祝他的生日,幸运的是我们在宾客名单上看到了亚瑟的名字。”

Harry点点头表示了解。

梅林接着说:“这场宴会允许携伴出席。本来兰斯洛特是最好的人选,但可惜她现在人在北非。因此加拉哈德,我们只能提前结束你的假期,由你来协助Harry。记住,这回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找回芯片。另外,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可以直接干掉怀特。”

 

海风咸腥的味道从Eggsy鼻端飘过。阳光!甲板!比基尼!

但……还是无聊。Eggsy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

他和Harry目前正在一艘游轮上。艾伦.怀特并没有选择他产业下的庄园或古堡作为宴会场地,而是包下了一艘小型游轮来为自己庆生。

Eggsy和Harry是前天晚上登上这艘船的。令人气馁的是,寻找芯片的事情毫无进展。怀特男爵自从第一晚的欢迎宴会后就再没公开露面,而是躲进了他的豪华套房里。尽管欢迎宴上Harry对他进行了几番言语间的试探,但怀特表现的就像一个素行良好的绅士,没有露出任何破绽。Eggsy昨天一天都在伺机寻找进入怀特房间的机会,但天杀的怀特一直没套房里出来。倒是有两个身着比基尼的拉丁美女从那个房间进了又出。操,办生日会难道不应该出来社交吗?这家伙也不怕肾虚。

现在我们只好等目标自己出现了,Eggsy的心里不免焦躁,甚至对波澜壮阔的海景也失去了欣赏的心情而现在,他正无聊至极的拄着球杆,看Harry和几位绅士在迷你高尔夫球场上打球。场上的人多是和怀特关系紧密的人,他们试图通过这些人获得一些有用信息。

不过实际上和他们交流的只是Harry。Eggsy完全搞不定高尔夫,他和那些资深球手们实在没有共同话题。Harry因为这个给了他一个无情的眼神,“Eggsy,作为一个Kingsman,我想你有必要学会这个。等这件事完了,我会向梅林建议给你开个辅导班,或者我亲自来指导你。”

 

好,随便吧,最好你亲自来指导。Eggsy无所谓的想,反正你会的我都愿意学。

他眯着眼打量不远处矫健的身影,Harry Hart这个老男人为什么穿休闲服也能这么帅。哦,Harry又漂亮的一杆进洞!Eggsy发现自己无意中向前挪动了脚步,连忙倒退一些,努力做出一副不受影响的样子。

“嗷!”

“哦,对不起。”Eggsy马上意识到自己撞到人了。他脸一红,连忙转过身道歉,这可真是太不谨慎了。

“没关系,霍克先生。”

是一道温和的嗓音。Eggsy这才注意到他撞到的人是谁。很好,目标人物竟然自己凑上来了。

“怀特爵士。没想到您还记得我。”Eggsy抬起头,做出一副激动的样子向前面的人伸出手去。

“当然,令人难忘的青年,Harry的朋友。”怀特的伸出手与Eggsy相握。不知道是否是错觉,Eggsy觉得怀特好像在他手心里轻轻划了一下。

“我刚才吓到你了吗?如果是的,我也感到很抱歉,霍克先生。”怀特的脸上堆满了歉意。

“完全没有,爵士。该说抱歉的是我,毕竟我撞到了您。”Eggsy稍稍侧头,眨眨他的绿色眼睛,露出一个清爽的笑容来。罗克茜说过,他这样的表情最容易让人失去戒心。“另外,叫我特瑞西就好,先生。”

“好的,特瑞西。我刚刚就注意到你拄着球杆一动不动的站在这。怎么,我的球场有不尽人意的地方?”

“没有,球场很好。我和朋友一起来试试,但我果然还是没有这方面的天赋。”

“朋友?”怀特顺着Eggsy刚才的视线方向看过去,“哦,是Harry。他总是那么出色。”

“是的,先生。有一个技术比你好的朋友,有时候就是那么悲惨,他总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Eggsy假装抱怨的耸耸肩。

“包括你的?”怀特笑的有些意味深长,然后神情转为冷漠,“Harry上学的时候就是这样子了,永远比别人出色,而且高高在上。”

“呃,也许因为优秀的人比别人更有本钱骄傲?”

“呵,也许吧。对了,听说你们是在高尔夫课上认识的?”

“是的,我和Harry曾经是球友。Harry他给了我很多指导。但你瞧,怀特先生,Harry总是很厉害,而我总是打不好。”Eggsy撇了撇嘴。

“特瑞西,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你打得不好不是技术问题,而是你缺乏一个好老师。”怀特很有耐心的面对Eggsy的抱怨。

“哈,我早就认命了,我就是没这项天赋。”

“别这么悲观,你应该勇于尝试,”怀特抚了抚他那两撇胡子,眯起他蓝色的眼睛,“如果你愿意,让我来给你示范一下。”

Eggsy后退两步,等着对方接过杆。

但是怀特却抬手制止了他的动作,直接站到了他的身后,把住了他的手。怀特和Harry差不多高,这样就好像Eggsy被他环抱在怀里似的。

“来,慢慢弯腰…….对,屈膝,做得好。”Eggsy尴尬的发现以现在这个姿势,怀特的下半身正抵着他的臀部。“哦,不错,来,保持这个姿势。”怀特贴的更近了。

 “好,就现在。”怀特握着Eggsy的手打出了一球,“漂亮!”一杆过后怀特没有直起身,相反,他凑近Eggsy的耳边,“年轻人,你看,一杆进洞是很容易的。”

操,梅林没说过这人是个双性恋,Eggsy现在几乎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对方在跟他调情了。

Eggsy在心里狂翻白眼,还要扯出一个灿烂的假笑,“感谢您的好心,爵士。” 他手肘暗自用力,把怀特顶开了一点。“接下来我自己练习试试。”

怀特不情愿的挪开了自己的手,但随后又勾上了Eggsy的肩,语气颇有深意:

“好吧,不过特瑞西,有的时候你需要换一个新球杆。我对绿色眼睛的年轻人一向很有耐心。”

“特瑞西,我们该走了,你忘了我们之后还有安排了?”

另外一股力量把Eggsy从怀特的笼罩里完全的拉了出来,是Harry。他看似无意的把手搭在了Eggsy的肩上。

怀特看着又往后退了两步的年轻人,一脸遗憾。

“哦,你好艾伦,我没注意到你也在。”Harry仿佛才看到面前的游轮主人。

“老同学,我在你眼里就这么没有存在感吗?”怀特假装无奈的耸耸肩,“玩笑话。Harry,不接着玩了?”

“已经很尽兴了。”Harry挑眉,“倒是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又对高尔夫感兴趣了。”

“只不过是和年轻人分享经验罢了。”怀特拨开滑落到额前的几丝黑发,眼珠转动,打量着Harry充满占有欲的姿势。

“有什么心得吗?”Harry看起来完全不在意对方探究的眼神。

“没什么,”怀特突兀的笑了,他没有看Harry,却用一双蓝眼睛玩味的盯着没说话的Eggsy,“只是在手把手的指导年轻人技巧。”

怀特抚过自己的胡子,冲Harry抬抬下巴,“听说你之前指导过他?但你的方式好像不怎么适合特瑞西。也许换个老师他能进步更大,要知道,能一发入洞的可不止你一个。”

Harry不动声色的站着,然后从嘴角慢慢划起一个略显傲慢的笑容来,“我倒不这么想。老朋友,我记得我的得分记录可一直在你之上。想打好球?特瑞西他需要的是最好的。”

 

Eggsy和Harry回到了他们的豪华套房,两个人分别去洗澡。等Eggsy从浴缸里出来时,Harry已经坐在观景阳台的椅子上自斟自饮了。

逆向的光线消弭了Harry的锐利,只留下一副优雅的剪影。蓝白相接的背景下,他慵懒的靠在椅子上,一双长腿交叉翘起,一只手轻轻抵着头部,另外一只手则把玩着一只水晶杯,琥珀色的液体随着他指尖的动作慢慢摇动,仿佛把阳光浸泡在了里面。看到Eggsy,Harry放杯子,招招手让青年坐到旁边来。

“Eggsy,别忘了你的拖鞋。”这句话及时制止了Eggsy光脚踏上冰凉的阳台地板。

青年不好意思的穿上拖鞋,几个跨步后坐到了Harry的对面。他披着游轮提供的白色浴袍,未擦干的水份顺着他的脖颈留下,洇湿了一小片领口。

看着对方像小狗一样甩掉头发上剩余的水珠,Harry叹了口气,放弃了对男孩的礼仪教育。

两人伴着清凉的海风交换各自收集到的情报,可惜这部分信息依旧不够他们推论出芯片的确切位置。

“看来我们必须要潜入他的房间一次了。”Harry把酒杯凑至唇边,“想办法拿到他的房卡,今晚的舞会是个好机会。”

Eggsy点点头,之后突然想起了什么,语气里微微带了些抱怨,“今天打高尔夫的时候你为什么突然把我拉走了?没准我还能从他那套出些有用的东西来呢。”

“男孩,那种老狐狸不是你能单独对付得了的,少跟他接触为妙。”Harry惊讶自己心里突然泛起的烦躁与怒气。

 “Harry,我也是个优秀的Kingsman好不!” Eggsy对于这种说辞很不满,他觉得自己被小看了,“你这……!”嚷道一半,Eggsy停住了,脸上出现了一种恍然大悟的表情。

他向Harry慢慢倾身,满是笑意的绿眼睛不放过对方身上一丝一毫的变化,“噢,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然后Eggsy满意的看到Harry手一僵,杯子里的琥珀色泛起了几道波纹。如果心情也有天气播报,那Eggsy现在的气象图一定是阳光灿烂,万里无云。

 

“噢,别担心,”Eggsy眨眨眼坐了回去,“我不喜欢有胡子的类型。”

“Eggsy!”Harry觉得自己从来没这么尴尬过,语气都严肃不起来了。

“Harry,离晚上还有好长一段时间,要不要去影院看场老电影?”Eggsy觉得自己有必要做点别的事来转移一下注意力,没办法,Harry这个老男人实在是太可爱了。 

 

之后,Harry坐在迷你影院里,看着旁边抱着一桶爆米花的Eggsy挑眉,“泰坦尼克?你有时真是出乎我预料。”

“别试图嘲笑我,在大船上看大船的片子不是很适合吗?”Eggsy的嘴被爆米花塞得满满的,活像一只吃撑了的仓鼠。

说完,Eggsy又沉浸回了电影故事中,而年长者的意识则飘向了另外的方向。Harry伸手摸摸自己光滑的下巴想,及时剃须真是个好习惯。

关于高尔夫的XING暗示大家都懂吧咳咳,这一段基本上是在撒糖~

评论(15)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