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茶话会

【Kingsman】【Hartwin】礼物还是恶作剧?5.11(下 未完)

 本章内容为:让我们一起来谈心!

Eggsy又看到了小时候的那个水晶球。晶莹的世界里洋洋洒洒的下着雪,Eggsy好奇的踏了这个白色的世界。雪花落在他的鼻尖上,他顺着雪花的方向抬头,看到了灰蒙蒙的天空。Eggsy漫无目的的往前走,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去哪里。慢慢的,起风了。风吹落Eggsy的帽子,也吹散了雪花和乌色的云,上方瞬息间换上了一片湛蓝。Eggsy仰头看着干净的天空,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心慌的厉害,仿佛有什么预兆。Eggsy疑惑的将视线转到前方,面前出现了一座教堂。“肯塔基!还有Harry!”Eggsy想起来了,“不、不、不…….”男孩疯了一样的向教堂奔去,但腿却像是被捆上了铅块,移动的如此缓慢……“砰!”枪声在一片静默中突兀的响起,Harry的身影倒了下去。Eggsy双膝发软的跪下来,他张大嘴想哭想叫却发不出声音。一瞬间,蓝色的肯塔基天空被汹涌而来的血红色淹没了……

“NO!”Eggsy的身躯猛地弹了一下,他睁开了眼睛。光线被天鹅绒的窗帘挡住了,屋子里略显昏暗,但是床头的古董钟表却告知了青年已经是早上七点了。青年揉揉自己的脸,把睡衣的领子扯开了些,蹬开了身上厚厚的被子。做了一晚上光怪陆离的梦,他身上出了不少的汗。Eggsy舒展的向左边翻了个身,然后猛地睁大了眼睛。

Harry在床边的一把摇椅上斜躺着睡着了,身上只覆盖着红色的毯子。

青年扭头看了看旁边的桌子,上面的毛巾和水痕透露了Harry在这里守了一夜的秘密,他不禁划出了一个近似于傻笑的弧度。哦,这个温柔的老男人。

Eggsy起身盘坐在床上,仔细观察面前熟睡的人,要知道平时这样的机会可不多。Harry呼吸平和,好像陷入了什么美梦,素来锐利的双眼现在温和无害的闭着,而平日总是绷着严肃线条的嘴唇也放弃了严苛,微微敞开一丝缝隙。

Eggsy迟疑了一小会儿,小心翼翼的改用双膝跪在床上,双手支撑着床沿,轻轻的往前探身,他的目标是Harry的薄唇。年轻人在心里祈祷着“上帝啊,让我这一次成功吧。”,身躯慢慢往前,感到Harry软软的鼻息拂过脸颊,在他快要沾上对方唇角的时候……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捏住了他的下巴。

“Eggsy。”

“hey,Harry!你醒了?”Eggsy装傻。

Harry没有回答,他伸出了另一只手摸了摸Eggsy的额头。在确定温度已经恢复正常后,年长者捏着男孩下巴的手加重了力度,打消了对方偏过头的念头,一脸疲倦的说:“Eggsy,我们需要谈谈。”

“好,那我们就来谈谈。”男孩改为盘跪坐在床上,放弃了逃避,“所以你要谈什么?谈我爱上你有多久了?”令人惊讶,先开口的是Eggsy。

“Eggsy,我们并不适合。”Harry有些头疼。

“哈?所以我现在是彻底被拒绝了。”Eggsy苦笑,“果然失去一个人,最糟糕的莫过于他近在身旁,却犹如远在天边。”*1

“爱你的人如果没有按你所希望的方式来爱你,那并不代表他们没有全心全意地爱你,Eggsy。”*2  Harry的语气充满苦涩。

“所以呢?我爱你,你也爱我,连上帝也说我们会结婚,但是我们俩却不能在一起?”Eggsy的眼睛绿得惊人,他感到自己的指甲深深按进了皮肤“我真不明白里面见鬼的逻辑!”

“你看到碟片了?”

“你出差的那一周我不小心看到了。你竟然把它锁进暗柜里!”Eggsy又心虚又愤怒。

“私自打开别人的柜子不是绅士所为。”

“我……”Eggsy张了张嘴,犹豫半天后终于为自己找到个理由,“要不是你把密码设成我的生日我也打不开!”

Harry一下子泄气了,他揉了揉额头,“果然,不给你看是对的。你现在就被录像影响了。”

“你认为我喜欢你是被录像误导的?”Eggsy一脸的不敢置信,“Harry,从你像个天神一样来到我身边,把我从那一滩烂泥里拉出来的时候,我就想要你了!可你那么完美,而我是谁?一个之前生活乱七八糟的小鬼,一个才刚刚踏入Kingsman的菜鸟…….我努力追赶,但年龄和阅历我永远也追不上,你凭什么选择我?结果我看到了这盘录像,就像是收到了一个超大礼包。你能想象我的感受吗?我开始觉得这也许是上帝把我前二十年来的好运一次性补给了我,他告诉我‘嘿!孩子,别担心,Harry Hart是你的。’所以我开始想我也许真的能和你在一起。我勾引你,对,没错,那不是什么梅林安排的色诱练习,我故意的。我借用诗歌向你表白,我在你面前装可怜,努力在你家里留下我的痕迹。但……”Eggsy哽了哽,“但到头来,你还是不想要我。”

Harry的心不受控制的抽了抽,他伸手攥住Eggsy的双手,“Eggsy,你很好,谁不想要你呢?只是我不是你的最好选择。”

“可是未来说你就是最好的那个。”Eggsy挣动。

“Eggsy,未来不一定是绝对的。这张碟片只代表了一种可能性,做出不一样的选择我们就获得不一样的未来。”

“那为什么非要我选择另外一个未来?”

“Eggsy,你明不明白我们的年龄差距代表着什么?”

“代表我配不上你?”Eggsy挑衅道。

“不,代表不出意外的话我会再次先离你而去。”Harry没有理会男孩的尖刻,“Eggsy,我后来看了你在我……在我消失那一年里的记录,包括工作和生活。你的任务完成的很出色,但是自己却过得一塌糊涂。梅林告诉我你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我的墓前哭泣,而兰斯洛特告诉我你竭力的模仿我,想把自己活成我的样子。我还记得我刚回来时你不安的样子,你想办法粘着我,”Harry瞟了瞟Eggsy红起来的耳尖,“想办法住进我家里,却整夜的睡不好,怕我的归来是一场幻觉。而原来的你是那么开朗快乐。”Harry觉得自己的嘴里发苦,“我欠Lee的,我应该帮你的父母照顾好你,而不是为你带来梦魇。”

“所以你不想让我爸妈失望,宁愿让我失望?所以你为了不在未来抛下我,宁愿选择现在就抛下我?”Eggsy跪坐了起来,咄咄逼人的质问。

“Eggsy,你看,我的年纪已经够做你父亲了。而你还年轻,你还会遇到更多优秀的人,这个人将会给你爱,会陪着你一直到老。”

“可对我来说,没有比你更好的人了!”Eggsy扑上前揪住Harry的睡袍,“以前没有,未来也不会有。”

Eggsy太过激动,他忘记了自己跪在床的边缘,失去了支撑使他重心不稳,不由的往Harry身上跌去。而本不脆弱的摇椅承载不了这突如其来的强烈冲击,一下子往侧面翻去,两个人也猝不及防的被掀到了地毯上。

 “噢!”

“你没事吧?”Harry看着被他压在身下的Eggsy,在仓促之中,Harry只来得及护住Eggsy的后脑勺,“没事就赶快起来。”

而Eggsy把这句话误会成了Harry又想逃跑,他愤怒的拽住了Harry的腰带,不让他动弹。

“你又想逃跑了?”

“Eggsy,讲讲道理。”

“讲你为我好的道理吗?还是讲你自以为爱我的方式?”

“Eggsy!”Harry的语气强硬起来,“我把心铺成阶梯放在你脚下,护送你前行,而现在你怀疑我爱你的方式?”

Eggsy双手托住harry的脸,温柔与痛苦矛盾的同时出现在他眼睛里,“可你为什么不用我想要的方式爱我?”

“我说过了Eggsy,你值得更好的,而不是陪在一个快要步入老年的家伙身边。”

“你没有自信?”

“Eggsy。我了解你,你会如当初选择那般一直陪在我身边。可当衰老降临的时候,你会不会觉得当初做了不一样的选择就好了?只要想想这种可能性,我都忍受不了,我不希望你因为我错过更好的选择。”

“上帝啊Harry,我有时候真希望你不是一个会为别人着想的绅士。”Eggsy用手指勾勒着Harry的脸部线条,“嘿,你怎么知道我会遇到比你更好的?万一我选择一个比你还老的老头怎么办?”

“Eggsy!”

“不高兴了?那万一我看上一个人渣呢?”

“你不会选错的。”Harry的两条眉毛都挑了起来,他惊讶于自己心里升腾的怒意,他按住了Eggsy的手。

“而你现在质疑我的眼光?”

 “Eggsy,你到底清不清楚自己的选择代表着什么?不仅要面对衰老的伴侣,更可能的是面对我再次先你而去。”

“所以是你在害怕?”Eggsy控诉似地打断了他,浑身都热的像着了火。

“Eggsy!”

“你害怕年老的时候我离开你,你害怕你走了之后我又陷入一蹶不振?可你又不是我。”
“闭嘴。”

“我说的不对吗?害怕未来所以宁愿不面对?”

“……Eggsy,你为什么拒绝做出对自己最好的那个选择?”

“因为那根本不是我自己选的!”

“你这个固执的——”

“而你是个傲慢的——”

“你这个幼稚的——”

“而你自以为是的、充满控制欲——”

“年轻人!”Harry危险的逼近。
而Eggsy毫不退缩。

“好吧,我保证你比我先死的话,我不把你做成标本摆在酸黄瓜先生旁边。”Eggsy梗起脖子。

Harry觉得自己的思维全被Eggsy扰乱了。

“对,我忘了。现在出外勤的是我,而亚瑟坐镇总部。没准先死的是我呢!”

“Eggsy!”

“如果我先死,你就不需要担——”

男孩的话被打断了,因为他的嘴被堵住了。

哦,拜Harry的唇所赐。

“我早应该这样堵上你的嘴。”Harry喘息着抬起头,舔了舔湿润的嘴、唇。

Eggsy粉色的嘴唇微张,上面还有晶亮的水光,他愣在原地,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半晌,才呆呆的呢喃道:“没错,你早该这样。”

平静下来的两个人才注意到他们引人遐想的姿势。

Eggsy平躺在地毯上,而Harry跪在Eggsy的上方,双膝夹着对方的腰部,他一只手撑在青年头部旁边的地毯上,另外一只手把Eggsy的双手禁锢在上头。因为愤怒的争吵,两个人几乎是脸贴着脸,Eggsy都能数清Harry睫毛的根数。Eggsy感到一股热意从下腹烧到了脸颊,他咽咽口水,不自觉得发出了一声呻吟。天呐,他们的敏感部位也还紧紧贴着。

Harry想从Eggsy的身上先站起来,但是Eggsy马上拽住了他睡袍的领子。男孩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他,迫切的想知道对方是否被自己说服了。

Harry叹了口气,正想说话。但旁边的通讯器里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亚瑟,加拉哈德。不管你们现在在干什么,请速到本部,任务紧急。很抱歉加拉哈德,你要提前结束休假了。”梅林严肃的汇报。

清楚事态的严重性,Harry和Eggsy马上进入了任务前状态,迅速的从地毯上爬起,拿起了桌子上的眼镜,着手打理行装。

“另外,”梅林咳嗽了两声,“我对打扰到你们很抱歉。但是你们下次要干点什么前,能不能先把眼镜的拍摄功能关掉?很感谢你们还记得把它摘下来放在桌子上,这避免了我看到特写。但是我也不是很想看到全景......”

闻言,正在整理衣领的两个人都僵掉了。

 *1*2都出自泰戈尔的诗句

评论(16)

热度(91)

  1. 坐看云澜永远的茶话会 转载了此文字
    我只能说关爱Merlin,希望他可以发明出防瞎眼的眼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