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茶话会

【Kingsman】【Hartwin】礼物还是恶作剧?(更新,但还是中...Harry继续抵抗)

还是没完……我已经放弃写上中下了……

这是一个顽固的人和他家直球滑球各种打的对象的故事(误)

以下更新:

Eggsy的色诱事件给Harry敲了一个警钟,不能再这样纵容对方了,这样下去搞不好用不了多久他就和Eggsy迈向结婚的结局了。

如何熄灭对方的爱火,却又不伤了对方的心?Eggsy的成长过程中已经缺少了爱的滋润,Harry可不舍得让这孩子再体验一把被抛弃的感觉,那么就先从慢慢疏远做起吧。

第一步不要和Eggsy进行“约会”或者类似于约会的行为

Harry为Eggsy推开了kingsman的大门,带他踏上了拯救世界的英雄之路。但是英雄也是要休假的,而在不当值的日子里,男孩则多来找Harry。年长者带着Eggsy去听音乐会、看歌剧、看画展……致力把他培养成一个有高雅品位的绅士。不得不说,男孩学习的很认真,但是年轻人嘛,在放假时间果然还是更加偏爱电影院和酒吧。在Eggsy的强烈请求下,Harry偶尔也会换上休闲西装,和穿回帽衫的青年到酒吧去小喝一杯。以两个人的共同外出频率来看,除了没有甜言蜜语外,简直就和正在约会一样。

不过现在,不管是音乐会、画展还是酒吧,他都应该避免再和男孩一起出现了。Harry遗憾的看着手里两张《奥赛罗》的票,好不容易才订到的。唉,帕西瓦尔和Roxy应该很开心能收到这个。

Harry是说到就做到的人,他不再主动邀约Eggsy了。

但……

“Harryyyyy!!!!”

“Eggsy,稳重。”Harry头疼的看着精力充沛的加拉哈德,不是刚从东欧的任务里风尘仆仆的回来吗?竟然还能在休假的第一天就跑来找他,年轻人果然就是奈折腾。

“我从梅林那看到了日程安排,难得你今天也休假。”男孩抿了抿嘴唇,眼睛期待的弯起“要不要一起出门逛逛?”

“Eggsy,你应该多和同龄人一起出去,比如兰斯洛特。”

“拜托Harry,和Roxy一起的话,只会在陪她逛街的征途上把脚磨破。”

Harry莞尔的看了Eggsy一眼,“我以为你早就习惯了。”

“Roxy是个优秀的Kingsman,可在购物时和普通的女孩也没什么区别。选择恐惧症就足以让我们浪费大半时间了,说真的一个红色的唇彩就要分7个色号,女孩们是怎么弄清的?”

“我年轻时也遇到过你说的这个问题。”

“某一任的女友?”Eggsy努努嘴。

“每一任女友。”Harry颔首。他想起了他年轻时的女友们,不管是公主还是女特工,不管是冷艳美人还是甜心少女,每一个、竟然每一个都是购物狂!当年自己陪女士逛街时,也被迫回答了诸多类似于‘这个还是那个好看?’的问题。

“你到底有过多少任?等等,算了,你还是别告诉我了。”Eggsy在脑海中想象了一下Harry年轻时的帅气模样,整个人有点泄气,“那你是怎么做的?”

“我的经验是……告诉她每一种都非常衬她的美丽容貌,都买下来的话,她就可以根据当天的心情来选择涂哪个。”

“这还真是……太机智了”

“谢谢夸奖。”

“不过说正经的,要不要一起去找个地方放松一下?放假也宅在家里不好吧。”

看,来了。Harry心中警醒,“Eggsy,你知道,到了我这个年纪,已经不喜欢电影院的爆米花大片和年轻人的酒吧了。”

“天,别说的跟你是个老头子似的”

“就是这样。比起去嘈杂的酒吧,我更愿意在家里看看书。”

“哦,来吧Harry,别拒绝我,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见了。”Eggsy露出他讨好的眼神。

“Eggsy,需要我提醒你一下吗?你出任务的时候,我们一直有‘见面’。”

“通过联络器算什么见面?而且我们已经很久没有一起出去过了。”

“年轻人,自己出去找找乐子吧。高文曾说过独自去酒吧最容易有艳遇,没准你也能找到个漂亮姑娘。”

“我才不想找什么漂亮姑娘。”

Harry假装没有听见,继续翻阅手里的书。

可男孩没有放弃,他蹲到Harry面前,仰着头看向年长的一位,再次请求道“这次不是乱糟糟的酒吧,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地方,你肯定喜欢。相信我Harry,我保证那是个好的休闲场所。”Eggsy眨眨眼。

当那双森林色的眼睛从下往上望着你时,也太难以抵挡了。Harry叹口气,合上了书,“等我换衣服”。

Eggsy咧出了一个胜利的笑容。

 

“这里?”Harry看着面前的咖啡店,玻璃门上挂着暂停营业的牌子。

“是这没错。”Eggsy无视了牌子,上前转动把手,拉开门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Harry眯起眼睛看看男孩,然后昂首踱入了屋子里面。

屋内没有人,阳光从窗外洒进来,给桌子上的格纹桌布又镀上一层金色,每张桌子上都放置着一个素雅的花瓶,一支玫瑰斜斜的插在里面。店主显然是个有情调的人,Harry从花瓶底下抽出一张小笺,上面有用圆润字体抄写的诗歌。

相比干净的桌子,吧台反倒是没有收拾的那么整齐,几个带着水渍的纸杯表示刚刚还有人使用过这里。而在吧台后,一截古旧的木色楼梯隐隐露出。

“Harry,欢迎来到月桂诗歌沙龙。”

Eggsy对年长者侧头笑了笑,率先爬上了楼梯。

“嘿,你来了?”他们刚刚在二楼站稳,一个褐色卷发的年轻人就奔了过来,很熟稔的搭上Eggsy的肩。

Harry快速的扫视了一周,二楼的空间并不小,但一半的地方都被几个满当当的书架占据了,各种类型的书籍堆放在橡木架子上。地面上是绣工精美的土耳其地毯,一张象牙白的圆桌稳稳的放在地毯中央,围绕着圆桌零散的放置着几张柔软的沙发,几盏落地灯被布置在这些沙发旁边。

坐在沙发上的大概有六七个人,有男有女,年龄跨度很大。Harry注意到一位双鬓斑白的老先生正在和旁边金色头发的年轻女士神态放松的交谈着什么,而其他人有的在捧书阅读,有的则拿着笔在稿纸上写着什么。看见Eggsy他们进来,几个人都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这边,点头向他们微笑示意。

“您就是加拉哈德常说的亚瑟先生了吧?欢迎您的加入。”卷发的年轻人真诚的看向Harry。

Harry心里一动,惊讶的看向Eggsy。

“不用紧张。这个诗歌会的成员都有自己的代号,不用自己的真名,以诗会友。”Eggsy一边保持微笑一边轻轻挪动嘴唇,悄悄解释给Harry。

“亚瑟王传奇?”卷发青年露出爽朗的笑容“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罗兰,法国人。您知道的,我们的浪漫。”

Harry也礼貌的伸出手来。

在一番介绍下,Harry对月桂诗歌沙龙有了一个大致了解。咖啡店的店主罗兰是一个喜好诗歌的年轻人,出于个人爱好,他把楼上改装成了一个小书吧,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了这个地方,这里慢慢成为了诗歌爱好者们的根据地,他们喜欢在这僻静的一角探讨文学,分享自己对诗歌的感受。参与者们从事着不同的职业,住在不同的街区。唯一相同的就是他们对诗歌一样的热爱。

Harry在一张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他的左手边是一位代号格温普兰的老绅士,他和对方聊了两句,发现这是一位伦敦政经的教授。他的右手边则是Eggsy,男孩向Harry微微侧头,带点忐忑的询问他对这里的印象。

说实话,不管是这里的环境,还是这里的成员,都让Harry感到很舒服,没有过分华丽的装璜和装腔作势的人,屋子里只充满着恬淡的读书气息。

“很不错。不过Eggsy,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培养了对诗歌的爱好。”

男孩有点不好意思,“你喜欢这个,而我……想多像你一些。”

今天诗会的主持人是一头金发的埃莉诺小姐,她用甜美的声音宣布诗会的开始。

“女士们先生们,今天我们的主题是——爱情。爱情,哽喉的苦味,沁舌的蜜糖。朋友们,让我们按照惯例,每人先来诵上几句爱情的句子。”

顺序从Harry身边的绅士开始,这位双鬓已经染上霜色的老先生想了想,然后抚抚他的两撇胡子道:

“我不能给你人们所称的爱情,但不知你能否接受,这颗心对你的仰慕之情,连上天也不会拒绝。”

“犹如飞蛾扑向星星,又如黑夜追求黎明。这种思慕之情,早已跳出了人间的苦境!”*1

下一位是Harry,他轻轻把头往后倚,手指松松的搭在膝盖上,整个人呈现出一种放松的姿态,接着用一把好似天鹅绒的低沉嗓音缓缓诵出脑海里的句子:

“因为你是我的一支歌,我唱你不能太久太多。”

“因为你是我的一番祈祷,我不能到处把你絮叨。”

 “因为你是我的一朵玫瑰, 盛夏之后你将一去不回。”*2

Eggsy若有所思的看着Harry,以至于忘了马上就到了他自己,在罗兰善意的眼神示意中,他才不好意思的反映了过来,年轻的骑士舔舔嘴唇,念出了自己选择的句子:

“假如爱的迹象”

“是关心对方胜过自己”

“是无穷无尽的感伤和叹息”

“是咀嚼着痛苦,疯狂和悲哀”

“假如爱的迹象”

“是在远处燃烧,在近处冻结”

“那么,爱情早已销蚀了我的身心。”*3

……

“好,下一个是我。”

罗兰和之后的人们一个一个继续接了下去,没有人注意到Harry的沉默和他身边Eggsy的躁动不安。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大家讨论了一首拜伦的情诗,又聊了聊自己最近读的作品和最新的创作。

“朋友们,有哪位还要跟我们分享他的阅读吗?哦,加拉哈德。”埃莉诺小姐眨眨眼,把Eggsy拉到了人群中间。

这个平时活跃的年轻人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显得分外的局促,脸颊上甚至浮起了微微的赤色。他用手揉了揉自己的下巴,声音里有些紧张的干涩。

“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位女诗人的诗歌,是我认为的爱情。”

他清清嗓子,阖上了暗绿色的眼睛:

 “我是怎样地爱你?诉不尽万语千言:”
“我爱你的程度是那样地高深和广远,”
“恰似我的灵魂曾飞到了九天与黄泉,”
“去探索人生的奥妙和神灵的恩典。”
“无论是白昼还是夜晚,我爱你不息,”
“像我每日必需的食物不能间断。”
“我纯洁地爱你,不为奉承吹捧迷惑,”
“我勇敢地爱你,如同为正义而奋争!”
“爱你,以昔日的剧痛和童年的忠诚,”
“爱你,以眼泪、笑声及全部的生命。”
“要是没有你,我的心就失去了圣贤,”
“要是没有你,我的心就失去了激情。”

“假如上帝愿意,请为我作主和见证:”
“在我死后,我必将爱你更深,更深!”*4

年轻人的声音里涌动着炙热的爱意,内心激荡的感情让他能更好的诠释这首诗。

每个人都沉浸在Eggsy充满感情的诵读里,而只有Harry知道,在最后一个词语吐出来的瞬间,那双翡翠似的眼睛看向了谁的方向。

 

注:

几个诗友的代号分别来自于《罗兰之歌》《笑面人》《理智与情感》

*1.出自雪莱的《致……》

*2.出自兰斯顿休斯的《短暂的爱情》

*3.出自彼特拉克的《爱的迹象》

*4.出自勃朗特夫人的《我是怎样的爱你》

 

P.S昨天没有更真抱歉…….光顾着刷仪仗队的细腰长腿去了~

评论(14)

热度(69)

  1. ryeong永远的茶话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