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茶话会

[merlin][A/M] ONLY ONE STEP AWAY 2(终于见面了)

梅林往历史学院走去,一路上步子匆匆,路上偶遇自己热情的学生也只来得及浅浅的点个头,并没有一刻停留。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急了,作为一个行走了一千年的老人,他已经习惯了缓慢的节奏。

昨天格温的话仿佛惊雷一般在他心里炸开。亚瑟是新来的教授?

他曾经走遍了不列颠的土地,颠簸了一个世纪,却无处可寻。他甚至以为基哈拉的预言不会实现了。

他是这广袤世界上一幢被遗忘的老房子,而如今,终于有一阵清凉的风掀动了老屋的窗幔。梅林的目光沿着学校塔楼起伏的边缘逡巡而过,阳光折射进眼睛,金色刺得他眼角泛起几份酸涩。

学生们行色匆匆的从梅林身边走过,如果格温的情报没有出错,那亚瑟现在应该刚刚下课。

但是那真的是亚瑟吗?或者只是长得像?刚好是同名?

虽然按照格温的描述,是亚瑟的可能性基本上有百分之九十。但百分之十的失望也足以让梅林紧张了。对一个在荒漠里跋涉了太久的旅人来说,空许诺的水罐比干渴更让人绝望。

对相见的急切盼望和怕是一场空欢喜的担忧凝成了一根弹簧,在梅林的心里不断拉伸,抻的他心神不宁。他越靠近门口就越感到紧张,脚步也开始有些踌躇。

也许是想到太过专心,一不留神与刚从学院里跑出来的学生撞到了一起。

“哦,我的书!教授,实在是抱歉!”

“没关系,孩子。”

两个人一起蹲在地上捡掉落的书本,没有发现一个金发的身影从他们身边快速掠过了。

“好啦,下次注意点。”

“好的,教授,谢谢。”

梅林把书交到学生手中,露出个浅笑继续往楼里走去,可等待他的却是寥寥几人的教室,里面并没有亚瑟的身影。

“艾瑞莫斯老师?”是一个戴眼镜的金发女生,她正在收拾教室里的教学工具。

梅林草草的点了个头,继续用目光搜索他要找的人,片刻后眼睛里多出了些许失望。

“hi,教授,我是艾米,上节课的助教。也许我有什么能帮你的?”

“呃,也许你知道你们新老师去哪了,哦,我是指亚瑟潘德拉刚,他在吗?”

女孩子努努嘴,“他刚才好不容易突破粉丝团的包围圈,现在跑掉了?”

“粉丝团?”

“是的,亚瑟教授他,用姑娘们的话来讲毕竟他算是个,呃,热辣的帅哥?”

热辣?梅林回忆起上一世的亚瑟,金色丝绸般的头发、海蓝的双瞳、宽阔的肩和有力的臂膀。好吧,如果他的相貌和以前一样的话,那么他算的上是热辣。

女生看了眼耳尖红了的梅林,咧开一个大笑:“天哪老师,你不会也是他粉丝团里的一员吧?”

“什么?当然不。”梅林张大了眼睛反驳,“谁会是那个腰围日益增宽的家伙的粉丝?”

“……”

“……”

“哈哈开玩笑的。”女生干笑了两声,“你大概有什么重要的事找他吧。”她伸出手指了一个方向,“现在大概快到停车场了”

“好,谢谢,呃?”

“艾米~不客气!”女孩眨了眨眼睛,看着急匆匆又走出去的梅林心想:没想到沉稳的艾莫瑞斯老师也有这么生动的样子。

 

梅林快速的跑向停车场,而当他到达的时候,一个穿皮夹克的男人正走向一辆红色的法拉利,

从背影看确实很像亚瑟。

顺便说一句,那辆红色的座驾确实很适合他。看来不管过了多少年,他还是喜欢张扬的颜色。

面前的人从裤兜里掏出了车钥匙,看是要驾车离开。

这时梅林反而不着急了,他停下脚步,一道金色的光芒从他眼里闪过。

亚瑟按下了车钥匙,但是车门毫无反应,试过几遍后依然如此,一丝恼怒染上他的双眸。今天他过的意外的不顺利,一心要找的人不在学校,而现在座驾也出了问题,一场小型的蓝色风暴正在他眼睛里酝酿,他忍不住小声咒骂的抬起头,在抬眼的一瞬间,注意到了站在他面前的梅林。

梅林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人。真的是亚瑟。不是仅仅因为他的长相与一千年前一样,更是那人带给他的感觉,他的气质他的习惯,一切都是那么熟悉。纵使再过一千年,那个笨蛋王子他也一眼就认得出来,不知道为什么,梅林就是如此笃定。

“哦,hey!你好,亚瑟。呃,也许你不认识我,我是…….”缓过神来的梅林想到先介绍自己,但蹦出半句话后,他就可悲发现的这开场白实在是太傻了。

天啊这也太突兀了,我又不是跟什么偶像对话,为什么这么尴尬的要命?估计那家伙又会傲慢的甩出“我们认识吗?”,梅林绝望地想。

但出乎他意料,对面的男人惊讶的样子不亚于他自己。

“梅林?!”

 

“这真是太诡异了。”梅林抱着书匆匆往教室走去。

昨天简直是一片混乱。两个人面面相觑了好一会儿。

“嗨,梅林,说点什么?”亚瑟向他摊开双手,一脸期待。

其实梅林有很多话想说。他想说“你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吗?皇家笨蛋”;想说“你有之前的记忆?”;想说“你现在过得怎么样?”;想说“卡梅洛特已经不在了……”;想说“欢迎回来”;想说……“我很想你”

但当他对上亚瑟的双眼时,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喉咙仿佛被一块糖卡住了,甜腻的堵住了所有话语,耳畔只能听到自己心脏的跳动声和越发加重的呼吸声。他张了张嘴,最后对着等待的亚瑟说“呃,我还有课,要马上走了。”迅速结束了还没开始的谈话,简直称得上是落荒而逃。

亚瑟为什么会脱口而出他的名字?永恒之王是带着记忆回来的吗?梅林对于这样的情况完全没有防备。梅林一直认定亚瑟会归来,但从未没想过亚瑟会带着上一世的记忆。在他原本的设定里,亚瑟如果转世,那么自己会找到他,与他重新成为朋友,也许可以用自己的小魔法为他解决一些麻烦,带给他一些好运,这样自己也会觉得快乐。当亚瑟拥有了自己的完美人生后,自己也可以放心离开,继续这永生的跋涉。他寻找亚瑟,不是为了让亚瑟记起上一世的记忆,亚瑟根本不需要知道那些阴谋与背叛。他希望他伟大却不幸的挚友能放下重担,在这一世获得上次错过的幸福。

但是老天,你给了我一个有旧时记忆的亚瑟?面对这个超出预料的情况,梅林他……逃跑了。

“我这是犯什么蠢?”梅林有些懊恼,说真的,他活了那么久,按理说不应该再像一个莽撞的小伙子了。可惜的是,亚瑟的事情总是例外。

一堂课上的有些心不在焉了。

下了课,梅林像往常一样被学生们围了起来。

梅林很欢迎那些认真讨论问题的学生,但那些另有目的的学生就有点令他头痛了。

“抱歉,孩子们,能把你们的老师借给我一会吗?”

叽叽喳喳里突然插进来一个声音。亚瑟抱着双臂斜倚着在门旁,眼睛略微眯起,嘴角略略扬起,露出一个富有魅力的笑来。

学生们不由自主的为他让开了路。

亚瑟几个跨步来到梅林面前,一把搂住他的肩膀,不由分说的一把带过他往校外走去。

“来吧,梅林,让我们好好谈谈。”

 

现在,两个人面对面的坐在学校里的甜品店里。梅林咬着吸管,看着对面亚瑟挖起一大口奶油冰淇淋送进嘴里,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

“看来你一直都没注意到给你腰带打孔是件多么麻烦的事”。

“噢,闭嘴梅林,我这是标准身材。”亚瑟脸上一红,放下了手上的杯子,转而用指节敲了敲桌子“好了,现在说吧,为什么昨天逃跑了?”

“没有人逃跑。我说过了我有课。”梅林飞快的回答,下巴抬起,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亚瑟笑了,“天啊,梅林,你说谎的技巧一向如此差劲。顺便说一下,我知道你昨天没课。我也是做了调查的。”他认真的看了看梅林满是怀疑的表情,换上了一脸正色“听着梅林,我并不是跟踪狂什么的,你也许觉得奇怪。但是我跟你是一样的,都有之前的记忆。”

亚瑟用手摩挲着杯子边缘,陷入了回忆。

“我大概从十岁起开始做一个稀奇古怪的梦,梦里面我是传说中的亚瑟王,有强大的敌人和忠实的朋友。我一开始只把它单纯的看作一个梦,但是事实证明那不是,它太过真实了。战争、魔法、背叛和守护。从十岁到十八岁,我每天晚上都梦见过去,在梦里我也从一个傲慢的王子长成了一个担负起重任的国王,而我的身边一直有你……和其他人的陪伴。最后,这场梦在我死在你怀里时戛然而止。就在那时,我记起来全部的记忆。”

“说实话,我一开始对这份记忆是感到有些困扰的,毕竟我的脑子里可是有两份记忆,任谁这样都绝对会头疼。比较庆幸的是,我一开始就没把过去和现在混在一起,这多亏了我老爸和老姐。”

梅林有种猜测,对着梅林探究的目光,亚瑟耸耸肩接着说“对,就是你想的那样。乌瑟还是我爸,莫甘娜成了我的亲姐姐。不同的是,这次他们确实是一个好父亲和好姐姐,那种会在我做恶梦时守在床边的父亲和姐姐。所以从那时起我就知道这一回已经不一样了,每个人都变了。我开始接受并试着享受这一世的新生活。”

梅林听见自己的嗓音有些干涩,“然后呢?”

“然后我在读大学时遇到了读艺术的高文,当然,同莫甘娜他们一样,他也没有任何前世的记忆,但是我们依然成为了意气相投的朋友。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也许有一天我也能见到你。”

“你是个笨蛋,世界这么大,哪有那么容易就见到的。”梅林干巴巴的道。

“你是个傻瓜,梅林。你真以为我们同时在这所学校是个偶然对不对?”亚瑟伸出手使劲的揉梅林的头发,“什么28岁的副教授,还以为你变聪明了,结果还是这么笨!你以为我为什么要选择这所学校?当然是因为你那傻兮兮的照片被放在学校教师介绍的页面上。”

“天哪,亚瑟,你还是那么混账,”梅林把自己的头从亚瑟的手中抢救了出来,他翻了个白眼,整理好凌乱的头发。

“谁叫你是个傻瓜。”

梅林沉默半响,垂下了眼帘,“亚瑟,我不明白的是,你知道这世不再是上一世的重复了,为什么对找我这么执着,没准我这辈子根本不会认识你。”

“这不一样,梅林。”亚瑟咽了一下,“我明白大家都已经跟过去不同了,我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太久,相爱和仇恨早就在上一世就了结了,我对那些没有牵挂。但你是不一样的,你是

一直陪在我身边的人,而我从没发现我瘦弱的男仆是在背后无数次保护了我的巫师。而当我明白时,离别的时间又到了。”

“亚瑟,…….我们那时已经互相谅解了。”梅林喃喃地说,他想起了亚瑟临终前说的谢谢,手指不由得收紧了。

“是的,但是这不够。梅林,我最忠诚的朋友。我把卡美洛特放心的交给了格温,但我却把你一个人留了下来,我们甚至来不及好好告别。梅林,我一直很想再见你一面,不管你是不是还记得从前,我都想再看看你。”

“如果我告诉你现在的我依旧有魔法呢?”梅林眨眨眼睛。

“在现在这个时代,这大概是很酷的事吧,感谢哈利波特。”亚瑟装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

然后又温和的笑了,“而且你知道我一直在意的都不是这个,我说过‘我希望你一直都是你’。”

“亚瑟,谢谢。”梅林的声音轻轻地回应。

“所以梅林,你叫出我名字的时候我真的非常惊喜,”一种轻松的快乐揉进了亚瑟的声音里,他用目光描摹着梅林的每一分轮廓,“梅林,你也记起来了是吧?我无法不感激这个。当曾经的一切都被改变,所有的过去都被遗忘,只有你,是我生命里永恒不变的那个。

……

梅林想说,我不是记起了过去,而是从来就没有忘记过。

可当亚瑟洋溢着真诚与欢乐的蓝色眼睛直直看过来时,这些话说与不说又有什么重要呢。

既然一千年的颠肺流离已经在相见的喜悦中粉碎为泡沫,何必再提永生来徒增伤感。

评论(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