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茶话会

[merlin][A/M] ONLY ONE STEP AWAY

SUMMARY:一千年过去了,迟钝的仆人兼魔法师终于等到了他的笨蛋王子。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两个人都满意于彼此伟大的友谊,然而在新的时代,在意外的人和事情的推动下,这两个人能意识到他们之间一直只有一步之遥吗?

 

 

“hi,梅林,下课了?”

 

梅林向门外看去,黑皮肤的活泼姑娘抱着书笑吟吟的站着。是格温。

 

“一会就好。”梅林咧开一个笑容,七手八脚的把课本收拾到包里,两个人一起往外走去。

 

“这可真少见。”

 

“什么?”

 

“你竟然准时下课了。”格温眨了眨眼睛。

 

梅林执教的文学史是下午的第一节课,每次下课后,他都会被一群学生团团围住讨论问题,一不注意二十、三十分钟就过去了,这也是格温说他不准时下课的原因。

 

梅林曾经既欣慰又疑惑于学生们对于文学史的强烈兴趣,而这个问题只引来格温咯咯的一阵笑。

 

“你一直认为有这么多学生们对文学史感兴趣是不是?”

 

“当然。”

 

“哦,也许有的学生真的热爱文学,可是我敢保证围着你的姑娘们,大多数,至少是三分之二都是冲着她们的老师去的。在咱们文学院,其他的老师可没有这么好的待遇。”格温努努嘴。

 

“我?我有哪里奇怪吗?”

 

“天哪梅林,你是真的不知道对不对?”

 

“什么?”

 

“喔喔,仅有28岁的副教授?何况这个副教授还长了一副好相貌?你知不知道学生们在底下都怎么说的?”

 

格温拖长了声音“哦,艾默瑞斯老师忧郁的蓝色眼睛真像漫延着雾气的湖泊,他的气质是那么沉静,上帝啊,他就像从古老传说中走出来的神秘剪影。”

 

梅林的颧骨染上一点薄红,“噢,格温,饶过我吧。”

 

梅林一向把格温的这些话当作玩笑,直到有几个学生有意无意的向他示好。当然,梅林被吓得落荒而逃了。

 

天知道这个时代的审美变成什么样了。在遥远的卡美洛特时代,姑娘们喜欢的是高大的,身体健壮的勇士们,像亚瑟、高文,而自己只是个不起眼的男孩。而现在姑娘们开始喜欢他这种单薄型的了?

 

 

 

“格温,你下午也没有课了吧,一起坐地铁回公寓?也许可以一起吃个晚饭?”梅林和格温住在同一栋离学校不算太远的公寓,平常一块来回也会一起吃饭,两个人是亲密无间的朋友。这样的状态之前也被同事们调侃过,但两人都义正言辞的表示,在感情上他们是绝绝对对的不来电。

 

“不了亲爱的,我待会要在学校听一个讲座。”格温面带歉意。

 

“没关系,”梅林耸耸肩“什么有趣的讲座吗?”

 

“历史学的。”

 

梅林回想了一下,今天下课的时候他好像也听到几个学生说要赶着去听什么讲座。

 

“学校新聘了一位历史学院的副教授,从别的地方挖来的。据说是研究领域内有名的专家,学校在今天下午给他办了一场专项讲座。”格温回忆着相关的信息。

 

“哦,最重要的是,他也只有28岁,梅林,你终于不是学院内最年轻的教授了。”

 

格温亲爱的,我当然不是。梅林暗自想,不仅不是学院内最年轻的,而且是学院内最年长的,毕竟没有哪位老师的年龄能超过一千岁了。

 

“对了,讲座主题是中世纪传说。要一起来吗?”走到岔路口,格温停了下来。

 

“噢,算了吧格温,你知道我一向不愿意去听这些的。”梅林叹口气,挤出挤嘴角,故意弄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

 

“好吧,真搞不懂你为什么对历史学如此抵触。“格温耸耸肩,也不强求,“那明晚一起吃晚饭?”

 

“没问题,只要你负责带酒来。”

 

“天哪,才不。喝醉的你我只要见过一次就够了。”格温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两人愉快的挥手,各自走向自己的目的地。

 

 

 

梅林哼着奇怪的调子在厨房弄自己的晚餐,也就是用微波炉加热的外卖披萨。梅林对吃的并不是很在意,所以一千年了,他的厨艺也还是那样,基本没什么大长进。微波炉和外卖简直拯救了他,这也算是现代社会的一大好处。

 

是的,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梅林活过了一千年,而他等待的永恒之王还没有回来。

 

在这一千年中,他有时会遇见当年朋友们的转世,他见过工厂主高文、浪漫派诗人兰斯洛特、甚至现在身为同事的格温。而他等待的那个人,某个笨蛋王子却一次也没有回来过。从中世纪到蒸汽时代再到世界大战,不列颠也曾经历过种种危机,但亚瑟从来没有回来过。

 

梅林有时会想,说不定基哈拉的话就是个谎言,亚瑟王不会再回来了。但他不能让自己这么想,如果承认这是个谎言的话,那他这漫长的人生中仅有的几个光点也会消失殆尽。

 

也许下一年亚瑟就回来了,谁知道呢?

 

今天格温说他一向对历史类的讲座有些排斥。是的,他曾经也疑惑过自己的选择,当选择作为一个大学讲师的时候,他竟然选择了文学而非历史。梅林自嘲的笑笑,谁会比一个亲自走过历史的人更清楚那些过去呢。

 

梅林曾经目睹沧海桑田,每一天的日升月落都带来了新的变化,然而在流动的时间中,他是唯一一个伫立不动的旅客。亚瑟离去后,一千年的人间行走对于梅林来说只是虚无,没有亲人朋友的孤独行走让他太疲惫了,时间的流动对他来说不再那样有意义。他没有兴趣也没有力气再进行任何的“历史研究”了。

 

 

 

把披萨盒子扔掉后,梅林擦擦手回到了客厅。他并没有什么晚间的娱乐,也不热衷于泡吧之类的,最多也就是在家里看看BBC的纪录片,常常被同事们嘲笑为老古董。判完学生的论文后,梅林活动了下脖子,顺手使了个小魔法,一本画册从书架上摇摇晃晃的飞了过来。

 

梅林小心的翻开画册,他要真正开始他的晚间活动了。

 

这本画册是梅林的手画本。

 

房间里很安静,只听得见铅笔在纸上的沙沙声。

 

这样的画册他有上百本,里面都是同一个人。是的,当然是亚瑟 潘德拉刚。

 

大概在第四个一百年的时候,梅林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有点记不清昔时友人们的样子了。他还记得高文张扬的大笑,兰斯温柔的眼睛,格温卷曲的长发,帕西瓦尔健硕的臂膀……大概的轮廓还在,再具体的样子则像弥漫在山岚中一样,看不清,记不清。

 

梅林感到一阵恐慌,时光带来了无可避免的遗忘,也许有一天他会连亚瑟也忘记了。惶惶的梅林第一次拿起画笔,想把亚瑟画下来。而当他执起笔的时候,他疑惑的发现自己的笔仿佛带上了魔法一般,受太阳神眷顾的金发,真诚的湖泊蓝的眼睛,大笑时露出的虎牙……亚瑟的一切轻易的跃然纸上。亚瑟,他的朋友,原来一直都不曾从他心里消失。和亚瑟在卡美洛特的那些年曾是他最纠结困顿的日子,也曾是他最为骄傲荣耀的日子。后来,梅林就养成了绘画的习惯,而他的作品模特只有那个笨蛋王子。如果时间要迫人忘记珍贵的过去,那么就借由画笔将他的模样永远鲜活的留在记忆里。

 

再后来,一本本穿锁子甲的笨蛋王子画多了,梅林也觉得有些厌倦,他开始根据自己所在的时代给亚瑟画上不一样的装束。披着镶嵌了珍珠的天鹅绒外套的亚瑟;戴礼帽的亚瑟;穿着军装的亚瑟;身着风衣的亚瑟……每次下笔都是一次希望亚瑟此刻归来的盼望。

 

梅林轻轻地呼了口气,放下铅笔,看着新完成的画稿,纸上身着衬衫牛仔裤的亚瑟正恣意大笑着。

 

“笨蛋,如果你回来了,也许会喜欢这种风格。”

 

 

 

“梅林?”

 

门铃响起来的时候,梅林正在厨房里。

 

他没有忘了第二天和格温的晚餐之约,之所以搞得那么手忙脚乱,完全是他使用魔法偷懒坏了事。

 

他一边做猪肉馅饼,一边让煎锅自动去煎牛排,等梅林注意到时,这已经变成了一场灾难,厨房里出现呛人的烟雾,而牛排却一点也不熟,当他自己重新着手煎牛排时,自己烤自己的猪肉馅饼把自己变成了碳黑色……. 所以…….

 

“需要帮忙吗?”格温瞧了瞧一片混乱的厨房。

 

“不,我自己可以搞定。如果你不介意晚餐换成意面?”

 

梅林婉拒了帮忙,自己继续在厨房鼓捣,

 

“嗨,你可以在客厅随便坐坐,电视或者书都好。”

 

“好的。”

 

格温坐在梅林古老的沙发上,天知道这家伙到底是从哪弄来这么老旧的家具的,他放在桌子上的那个旧水壶也是。不过梅林这个人一向不知怎么注意居住环境,看他寥寥无几的家具数量就知道了。

 

格温在沙发上放松的往后仰去。“天,这是什么东西。”被硌到腰的她从沙发垫下面翻出了异物。一个一看就有些年代的绘画本。

”也许梅林不介意我看看他的作品?“好奇心的驱使下她翻开了第一页......

 

“梅林,原来你认识咱们学校新来的老师?”

 

“嗯?咳咳,该死的烟。”梅林便咳嗽边在厨房里喊话,“格温你说什么?”

 

“我说,原来你认识新来的教授——“

 

“什么?当然没有?”

 

“可你的画册上全是他——亚瑟 潘德拉刚。”

 

“框!”盘子的破裂声从厨房里传来。

 

 

评论(7)

热度(35)